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目睹上官雪杀人
    突然,漂浮在上方的那个发着红光的物体直击我脑门,顿时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片,零零散散的记忆在脑子快速旋转,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头疼的要炸了似的。

     我抱着头对旁边的慕逸容放声大喊着:“快停下,我好难受”。

     可他肯本不听我的,脖子上的玉突然释放着红光,照亮了整个石壁空间,而那块玉似乎正往我身上传送着什么,我感觉全身血液沸腾,整个身体也要炸掉了。

     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我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我跌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所以的不舒服也随之消散。

     睁开眼,拥着我的是阎琰,对慕逸容失望极了。

     “殷桃,有没有记起什么”。慕逸容神情紧张的盯着我看。

     而阎琰开口说道:“你以为你的那一缕记忆能让她记起什么?我早就在她身体里加了封印,她,只能好好的做人,如果你在这样,我会不顾绮彤的遗言,让你们魔界从此消失”。

     阎琰说这话的时候是把我和绮彤分开来说的,那就说明在他心里,我是我,绮彤是绮彤,那他对我的好,也都是出自真心了,我忍不住的抿了抿嘴掩饰住喜悦。

     慕逸容大笑几声,眼睛里闪着水光,“没有绮彤,消失又怎样”。

     看到慕逸容这样,我本来喜悦得心情直跌入谷底,莫名的为他难过,在我的印象里他并没有做过坏事,只是对绮彤的爱至深而已。

     “咕噜咕噜”几声,我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这么紧张的气氛,我一下陷入了尴尬,本来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就没吃早饭,估计现在外面也快下午了吧!

     阎琰带我出石壁后,眼前七八个少女,她们面色有些惨白,手腕处都绑着白色纱布还透着点点血迹。

     镇长说都确定了身份,她们都是镇上失踪的那些女孩,不过,抓她们的人也没虐待她们,只是失了点血,回家养养就没事了。

     “可是,她们是谁救出来的”我不解的看向阎琰。

     “是……上官雪”阎琰没有正面回答我,我看不清他神情,可上官雪在破屋里那样对我,他不但不帮我反而还让上官雪帮他办事。

     心里一阵火气,大开嗓门:“你不知道上官雪她在石壁里要杀我,还变成你的模样来吸我血,而且村里的那两具干尸也是她干的”。

     我说完大伙儿目光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小黑也不知从哪冒出来拍了我一下:“殷桃,你不会被慕逸容控制了吧!雪儿怎么会伤害你呢”

     可能小黑还不知道在破屋的事情,我也没时间跟他解释,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不信你看,我脖子就是她咬的,还有我肩膀,她的狐狸爪子印”。

     小黑在我身上看来看去眉头挑了挑,说:“什么也没有啊!”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早知道就不让慕逸容帮我复合伤口了,现在连证据都没有了。

     我没话说了,拉着阎琰的手放我额头,不信你可以看我记忆,可是他看了看旁边的人,甩开我的手,用冰冷的语气跟我说:“别闹了”又对镇长说:“回镇里吧”。

     我呆在原地愣了数秒,直到小黑拉我才反应过来,而他们都已经走远了,包括阎琰。

     “小黑,你信我么”我问了句。

     “你别太在意,刚刚人那么多,你直接拉着冥王的手这样那样的,他多少会不适应”。

     小黑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直接把话题扯开了,可我现在根本不在乎阎琰刚对我的态度,我只在乎他们信不信我。

     回到客栈后,我饭都没吃,委屈的回房间了。小黑可能看出了我的闷闷不乐,敲了敲我房门,站在门外问我要不要吃东西,可我现在是心事重重,哪还吃的下东西。

     累了一天,我洗完澡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中,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而且就在我门口,声音太小我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听得出来是上官雪的声音。

     我惊的一下睡意全无,从床上做起来,摸索着枕头下面阎琰给我的匕首。

     我没有开灯,怕惊动她,又慢慢的下了床走到门边想听听她在跟谁说话,在说些什么。

     当我耳朵贴在门边的时候,说话声突然间没了,然后就听见“咚咚”的下楼声。

     这大半夜的,她不睡觉出去干嘛?会不会又去伤害那些少女。

     想着,我握紧匕首,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二楼往下看,上官雪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可她刚刚在跟谁说话?

     我决定跟踪他,反正我拿着阎琰给我的匕首,如果看见她在害人,那我就拔出匕首让阎琰自己亲眼看。

     又或者我被发现,她如果伤害我的话,也好让阎琰来救我。

     想着我已经迈出了客栈门,上官雪走的并不是很快,她往镇子中间走了去,然后又往左拐走了几步停在了一家住户门口。

     我现在墙角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一会,这家住户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女孩,她披散着头发,穿着一套睡衣,像丢了魂一样径直向走到上官雪跟前。

     上官雪对着她拼命的不知吸着什么东西,也能看得见幽弱的气流从女孩的身体里流失。

     情急之下,我喊了声:“住手”。

     刚要拔出匕首,上官雪瞬间移到我面前把匕首夺了过去,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那个女孩“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我顾不得匕首了,赶忙去扶那个女孩,可当我近距离看她的时候,她惨白惨白的脸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上官雪,你对她做了什么”

     “明知故问,吸精血喽”她站在几米外,我依然清楚的能看见她那张似乎在说你能拿我怎么样的一副嘴脸。

     说完她便离去,继续像镇子里面走,等我再次追上她的时候已经晚了,又一女孩倒在地上。

     我害怕的眼泪流了出来,上官雪太可怕了,我亲眼目睹她连杀了两个人。

     可她看见我后又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

     “不要,你要杀就杀我,求你……放过她们”我不想再看见第三个人死去,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上官雪吸干精血我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痛快。

     “那好”上官雪说完这两个字,拔出了匕首,而她瞬间消失了。

     我走到这个女孩面前希望还能有一线生机,蹲下身用手试了试她的鼻息,可她还是死了。

     眼前,一双蹭亮的男士皮鞋走在我面前停下,顺着笔直的双腿向上看去,阎琰眉头紧锁,诧异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每次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会皱着眉头,难道……他以为这女孩是我杀的?

     “不是我”我生怕阎琰误会,赶紧想解释。

     再次看向阎琰的时候,我自己也才发现,这镇子根本没有路灯,为什么我能看见所有东西,而且还很清晰,包括阎琰,包括刚刚目睹的上官雪杀人,难道……我也有夜视?

     阎琰用低沉的声音说到:“跟我走”然后拉着我原路回客栈了。

     一路上,我有很多话想跟他说,跟他解释,可话到嘴边又全都咽回肚子里,信我的人何必解释,不信我解释也没用,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很厉害的男人,我几斤几两能不能杀人,相必他心里也清楚。

     到客栈后他什么也没说送我回房间后就走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刚刚那两个女孩的死相。

     这时天都已经蒙蒙亮了,我起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面对镜子的一霎那,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吓得往后退了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