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入石墙
    阎琰又对老镇长说“这两具尸体发现地点,明天告诉我”。

     说完拉着我便往客栈回。

     “以后不要跟慕逸容有任何来往”阎琰走在前面,头也没回的跟我说话,说完拉着我的手又紧了紧。

     我随口就问了句“为什么”,可问完就后悔了,虽然阎琰没跟我说喜欢我之类的话,但是他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来往呢!

     前方阎琰侧脸对着我,能看见他半个嘴角突然上扬,可是他笑什么?

     还没等我问,他率先开口道“你想的也不全对”。

     什么叫做我想的也不全对?反映了两秒我立刻从他拉着我的手里挣脱出来。

     “就这样肢体接触你也能探测别人的想法?”

     “我拉着你,十指连心”

     “可你十指连我的心干嘛,你这种是小人的做法”。

     他走到我前面后背对着我不在说话了,可我刚刚在想什么被他知道了还能让他那么开心的笑。

     又回想了一下,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瓜子,真是健忘。

     “你傻了,连自己都打”小黑在一旁打趣的说我。

     “小黑,刚刚那两具尸体有没有看出什么?”

     “嗯,都是被吸干精血,元气,阴气,还有魂魄,但是她们的身体都残留了魔气,所以这也是冥王不让你在接触慕逸容的原因”。

     “你是说,是慕逸容干的?”

     “我能想到的只有他,他曾经说过为了救你耗了几百年的修为,他喜欢你,如今你现在跟冥王在一起,他修为损了一半又打不过冥王,吸那些处子女的精血魂魄能很快增强魔力,但也会走火入魔”。

     说着说着就到了客栈,这会都已经半夜了,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后就回房间休息了。

     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一种罪恶感涌上心头,这件事情的源头还不是我,因为我慕逸容损失修为,又因为我那些无辜的少女被抓去吸干精血。

     以前在学校,做梦都想有帅哥追,可是现在感觉好可怕,因为我,慕逸容杀了那么少女。

     想着迷迷糊糊我就睡着了,梦里,整个西山小镇荒无人烟,十几个被吸干精血的干尸追我,我拼命的跑,无助的挨家挨户敲门都没人理我,最后那十几个干尸追上我,一起朝我围了过来。

     梦到这我被惊醒,床边站着的阎琰又把我吓了一跳。

     我看了看房间,我这次好像没进错:“你怎么在这。”

     然后他把匕首给了我,说:“之前你丢在了那个破屋里,以后要收好”。

     明明是他把匕首从上官雪胸前拔出扔在地上的好么,还说是我丢的,算了,我也不给他难堪了。

     “哦,好,我知道了,谢谢,那上官雪呢?”

     “回妖城”

     就完这三个字,他直接像墙壁里走去,我刚想喊住他,你干嘛要撞墙,然后他从墙壁穿了过去,他房间就在我隔壁,这样来回自如的,还挺方便。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方便了呀!总感觉睡觉都被偷窥。

     我把匕首放在枕头下又睡了,这一觉到天亮,还梦到阎琰了,心情感觉都好。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醒了,刚下楼小黑就说:“今天连猪都起那么早”。

     妈的!这摆明就是说我的。

     “猪你在说谁”我反驳他。

     这时阎琰从门口进来,后面跟着镇长,还有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老头。

     这一大早的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阎琰说了句可以走了,也不知道是对我说的还是对小黑说的,我莫名其妙了,这么早去哪?

     然后阎琰又看了看我说:“殷桃,你也跟着我们吧!”

     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反正不管去哪,我跟着阎琰比呆在客栈安全,万一那个上官雪回来找我麻烦都没人帮我。

     出了客栈跟着他们就往小镇外走了,镇长跟那个老头在前面带路往后山走了去,这山上连条小道都没有,几次差点跌倒,最后阎琰拉着我。

     小黑说,是去后山昨天发现尸体的地方,说不定还能找到别的尸体。而且他们也不太确定这件事情就是慕逸容所为,像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任何妖魔都能吸取她们的精血来快速修炼。

     我又问他那为什么只有这个小镇出这种事,他又说,这个小镇有灵气,山水都有灵气,他们长年生活在这里所以人也有灵气。

     前方一面石墙挡住了去路,抬头不见顶,貌似一座大山,镇长道:“张大夫,你确定没带错路?这前面没有路了呀!这都还没到山上”

     那个张太夫挠挠头道:“我记得我昨天走的就是这条路,不可能是我老糊涂了吧!”

     他们都还在打量着这堵石墙,阎琰走向前去将手放在了墙上,他说:“不怪张太夫,是有人故意让张大夫把我们带来,这石墙里是空的,而且里面还有生命迹象。”

     镇长惊得张大了嘴,但是很相信的说:“神人,那这里面的生命迹象会不会是哪些失踪的少女”。

     “不太确定”然后阎琰又拉上我准备往石墙里走,可是他走的过去,我能么,万一进不去还被撞的鼻青脸肿的就不好了。

     阎琰又回头对镇长说,你们在这里等会,然后带着我进入了石墙。

     我左手被他拉着,右手赶忙捂住了眼睛,生怕见到什么恶心恐怖的事,然而,透过手指缝我看了看,石墙凹凸不平的墙壁上四处点燃着火光,剩下的就是前所未有的冷清。

     阎琰紧紧的拉着我,小黑走在后面,越往里走显得越阴森,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一下,差点摔倒,还好被阎琰拉住了。

     “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没……没事”。然后又向脚下看去,这一看把我吓得直接转进阎琰怀里,脚下一堆人骨,虽然大学里上过解破课,也分析过人骨构造,可是在这阴森的石墙里遇到人骨,还真差点把我吓晕。

     阎琰一只胳膊圈住我,温柔的说道:“别怕”。我纠着的心才松了松。

     “救命,救命啊”不知哪里传来的呼救声,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小黑说:“冥王,你带着殷桃,我先去前面看看”。

     阎琰“嗯”了一声,小黑就大步向前跑去,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像个拖油瓶。

     阎琰拉着我也加快了脚步,又走了几分钟,前方出现了三个岔路,阎琰犹豫了数秒,拉着我还是一条直路向前走去。

     又不知走了多久,也可能走到底了,前方没有路了,诺大的空间里依然空荡荡的,半个人影都没有,也没看见小黑。

     突然,中间正上方的半空中出现了一抹红光,像是一个东西在发光。

     阎琰看见那东西后,神情似乎不太好,手中一团蓝光就向那个发着红光的东西袭去,可这一下似乎一点用都没有,阎琰伸出手准备在次袭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抓住阎琰的手:“我们先别管这个,还是先去找小黑救人吧!”

     “这个必须要毁掉”。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身后,慕逸容的声音响起。

     我的心一阵难受,原来这件事情真的是慕逸容干的,现在才发现他的可怕。

     我回过头,他看着我说:“绮彤,我很快会让你记起以前的事,让你从新做回魔女,然后跟我回魔界”。

     “如果牺牲那些少女来成全我,对不起,我不稀罕”。

     “怎么会,说牺牲太严重了,我只是用她们一点新鲜血来炼血玉,等大功告成我就会放她们回去”。

     “昨天村里的两具干尸被吸干精血不是你做的?”

     “殷桃,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你可不能冤枉我,昨天我见有两名女子比较虚弱,就把她们放了,她们变成干尸我可不知道”。慕逸容耸了耸肩做了一幅毫不知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