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委屈在心里在次蔓延开来,我跟阎琰说是上官雪带我出去的以及整个过程,可是阎琰听后松开我起身像门口走去,顿时变了语气:“她不可能害你的”

     “我也没说她害我,是你问我怎么跑到小镇外的,我只是如实跟你在说,还有我……不会真的穿越了吧!”

     面对我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打开门出去了。

     留下我做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通,我难道说错什么了?都说女人善变,这男人变的怎么也那么快,上一分钟还那么温柔的……想着我又傻笑着,可下一分钟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也挺奇怪,连阎琰都不知道谁要杀我,难不成就像是小黑说的那个吸噬人灵魂的妖怪?

     不可能的,有阎琰在他不会让妖怪伤害我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明天问小黑好了。

     我把那身古装换掉,阎琰说他不喜欢,干脆扔了,清理了肩膀上的血迹,我把阎琰给我的匕首放在枕头下面就睡了。

     第二天我还没睡醒,砰砰砰的小黑敲着我的门边喊我:“小樱桃,你怎么跟猪一样的,这都快下午了,吃饭”。

     我一屁股从床上做起来,下午了?想着最近也没做什么太累的事,怎么会那么能睡。

     我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小黑已经不再门外了,我又关上门稀里糊涂的洗漱下了楼,镇长阎琰上官雪他们都在。然后小黑跟我说镇长让我们去他家吃个饭。

     镇长家离客栈不远,所以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他家住的不算高档,古代建筑风格,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走进院子里房间一间连着一间,比那个客栈还大。

     突然一股尿意,我也不好意思说,就跟他们说我很喜欢这里的风格想随便看看,然后想着看他们家有没有女的在问厕所好了,阎琰同意后我就从院子中央左边的一条叉路走了,也不知道通往哪,反正找到厕所就行。

     镇长他们家真是太大了,又是前院又是后院的,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打扫后院的中年妇女,她才跟我说了厕所位置。

     方便完出来后我又走到后院位置,那个女人此时已经不在这了,可我往哪走?平时逛个街我都会迷路,别说这从来没来过又七拐八拐的大庭院了。

     想打电话求救来着,可是想想自己上个厕所都能迷路也太丢人了吧!

     就按照记忆里的路原路返回吧!可是最后又走到了一个从来没来过的庭院。

     这个院子是个独立的,还有个独立的房子,房门虚掩着,我喊了声有人么?但是没人应。

     不知道为什么那间房子像是有着强大的磁力一样让我不由自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后我呆了又吓了一跳,里面摆放的都是死去人的灵位,灵位上方还有他们的画像。

     我转身刚想走,却眼睛一撇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英气逼人,一身战甲,高大威猛却不粗犷,我顺着画像向下看去灵位上的名字是杨家军。

     “这位姑娘”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吓的背后直冒冷汗,回头看去是刚刚那个打扫的中年阿姨,顿时松了口气,她说“你是今天的客人吧!这里外人不能顺便进入,请你快去正厅吃饭吧!”

     “哦,好!那请问,正厅怎么走”。

     她跟我比划了一下路线,东南西北的,可我哪分的清,尴尬的笑了笑,最后那个中年阿姨带着我才找到了阎琰小黑他们,阿姨又跟他们说了下我迷路了又离开了。

     然后小黑说我明知道自己是路痴还要乱跑,我对他翻了个白眼。

     上官雪说:“还真让人担心呢,差点又要给你千里传音了”。

     可是这话说起来是他们担心我,可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此时我跟饿,就没搭理她,做在桌前等着长辈吃了我才能吃。

     吃饭的时候他们那个镇长一直在说西山镇多么的有灵气,空气好,水好,风景好,小黑时不时的接应他几句,不过听镇长说的我挺感兴趣,如果以后有机会,等这里的妖魔鬼怪解决后我就带着美美跟紫妍过来玩。

     简单的饭后我们就回客栈了,阎琰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不知去了哪里,上官雪那只狐狸说回妖城一趟,一路上只有我跟小黑,而我还心不在焉的在想这个古怪的镇子。

     我看像小黑一脑子疑问想问他,他正好目光也看像我。

     “怎么了小殷桃”。

     “小黑,刚刚在镇长家我误进了他家灵堂,但是看见了那个救我的杨家军,昨天晚上如果没有他我现在根本不站在这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昨天怎么会跑到镇外去的,昨天晚上我又去查看了镇外的那片地方,发现那里有个结界,可以穿越时光,但是前提得必须有会法力的人打开时光之门,我是在想你怎么会误跑进去的”。

     听小黑这么一说我就把怎么跑到镇外的事情又跟他说了一遍,他听后跟阎琰说的一样说上官雪不可能害我。还说我失踪后是上官雪通知的阎琰他们,才及时找到我。

     我又想了想了,会法力的只有上官雪一个人,所以当时能打开时光之门的也只有她有能力。本来都没想过她会害我,但是听小黑说完后我开始有点怀疑她了。

     “如果不是她的话,这小镇还有谁能打开时光之门,幸好是去了镇长祖先的那个时空,要不然,我早就死了,你都不知道那些人追着要杀我”。

     “那也不可能是上官雪,因为……她之前跟绮彤要好,就像你们人类的亲姐妹一样,而你现在是她的后世,她怎么说都不会害你”。

     被小黑说的我竟哑口无言了:“那老镇长怎么会知道阎琰跟杨家军说的保西山镇世世平安的话,这镇子太古怪了”。

     “我说小樱桃你这脑袋小小的,想的到挺多的,因为你到了那个时空就已经让历史稍微改变了,或许是镇长到祖先告诉镇长的,好了好了别再问了,口水都说干了”。

     我对他撇撇嘴一脸不满:“所以说你这是在嫌弃我喽”

     “是,我就是嫌弃你,怎样”说完他跟个小孩一样跑掉,刚好前面几米就是客栈,他头也不回的跑进去了。

     我也回到客栈百般无聊,突然想起了陈沁的母亲,我说要给她熬糯米粥晒太阳的,要不然一直元气被吸取,她永远也好不了呀!

     最后想到了美美,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拜托了陈沁母亲的事,没想到她爽快的答应了,这让我突然悬起的心又落下了。

     然后又在我,紫妍还有美美的三人微信讨论组聊起了我发生过的事,她们都让我尽快回去,小心点之类的话,我也想回去啊!

     一直无聊到晚上上官雪又来敲我门,说阎琰受伤了,跟一个不知是什么人打了起来,又说是小黑千里传音给她的,她现在过去问我去不去。

     可阎琰怎么会受伤,但下一秒我又想到慕逸容利用穆文的身体让阎琰不能还手受伤的事,心里一阵担心,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今天又要跟上官雪走我心里又是顾虑,又想到小黑说的,昨天是她及时通知阎琰救我的,上世我们还是好姐妹,就放下心里的顾虑跟她走了。

     出了客栈门后上官雪没有带我出小镇,这让我放心不少,她带我着我往小镇里面走,一条直路,越往里面走行人就越少,不知走了多久,我都走出汗了:“还有多久到!雪儿姐要不然你跟我说下路段后你先瞬间转移或者使用其他方法先去吧!我怕晚了阎琰真会出事”。

     这时她停住了脚步回头道:“哟,这么担心冥王”。

     她这动作加上语气说完,我感觉十分不对劲,我被骗了,她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往后退了几步却脖子一痛被人从后面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