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有人要杀我
    越想越害怕,突然,躺在地上那个已经断气的男人一下抓住我手腕,我吓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失声尖叫,那男的做起身冰冷手捂住了我的嘴,并跟我说不要说话。

     也不知怎么的,我这一声尖叫后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都站起来了,难道他们不是死人?

     我用颤抖的声音问眼前这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这是哪里,你们是活人还是死人”话落听见后方几声痛苦的嚎叫我回头望去,透过月光看去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把长刀,正在互相残杀。

     我吓得眼泪夺眶而出,四处逃蹿,几次被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人绊倒。

     肩膀一阵刺痛,一个人高马大的人手里拿着长刀刺在我肩上。

     又“啪”的一声响,两把刀的撞击声打了起来,不知道是谁救的我,我吃痛的躺在地上看着黑色天空,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到底在哪里,阎琰你在哪!

     这时一个人男人蹲下身将我扶了起来:“姑娘,你没事吧!”他一说话我便听出来了,就是刚刚那个男人。

     心里想着怎么会没事,给你刺一刀试试,我痛的说不出话整个人依靠在他怀里。

     他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拿着刀杀出一条血路,也不知道他要带我去那里,但是现在这情况也只能相信他了,因为只有他能救我。

     身后的厮杀声离我越来越远,他将我放在了一颗大树下,准备回头却被我叫住了:“别走,这是哪里,还有……你是谁”。

     他又回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这才看清,他一身战甲,很威猛,像是古代的那种将士,脑袋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我不会穿越了吧!

     难道穿越了战场上?

     “姑娘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战场上,刀剑无情,你先在这别动,我要去救那些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待会在回来接应你,如果我没来……”他指了指我左边的一条小道“天一亮从这里离开,一直走就会有个西山村,你报我杨家军的名号,那里的村民会救你”。

     “杨家军?”我思索着,突然他身后跳出三个黑影,步伐极快向他袭去,还有一个像我袭来,我又不认识他们,也没跟谁结怨,为什么那些人还要杀我?难道我穿越成了一个令人追杀的公主或者富家女?

     “小心后面”我一声惊呼,杨家军反应很灵敏的躲开了,又一脚踹飞了袭击我的人,那个人重重的被踹倒在地上,吃痛的闷哼了一声,又咳嗽两声,听声音是个女人。

     然后他们打在了一起,天太黑,四个黑影交缠在一起根本看不清谁输谁赢。

     这时耳边突然响起阎琰的声音:“殷桃你在哪,听见快告诉我”。

     我看了看周围不见他人,难道这就是所说的千里传音?

     我捂住肩膀的疼痛,咽了咽口水,对空气说着:“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有个叫杨家军的说我离一个叫西山村的地方不远”。

     几秒后耳边又响起熟悉的声音:“你在哪里,在那个位置”。

     “我在一棵大树旁,这里好像就这一棵大树,很粗,很大……”我拖着音把话说完,明显的感觉身体有点虚弱了,肩膀还在不停的流血,如果阎琰还不来救我的话,我会血流干而死的。

     又过了不知多久,杨家军挡在我前面,那三个黑影渐渐向他逼近。

     一道光线闪过,阎琰从空气里走了出来,看着半躺在树下浑身是血的我他一瞬间移到我面前。

     那三个黑影像是认识阎琰一样,立刻消失在黑暗中。杨家军这时便倒了下去,他单膝撑地看着我们,顺着胳膊在往下流血。

     阎琰将我打横抱起对杨家军说:“你救了她,我会保你西山村世世平安”。

     “我相信你,看得出你不是一般人,谢谢”杨家军说完阎琰抱着我便回到了原本的西山小镇门口,但我们还是站在那棵大树下。

     小黑还有上官雪和镇长看见浑身是血的我都惊愕急了。

     回到客栈后,我半躺在床上,阎琰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瞬间缓解了不少疼痛,他收回手时我看了看肩膀,衣服下的皮肉已经和好如初,我一点也没吃惊,就知道阎琰会帮我,晃了两下肩膀,还是很疼。

     “不是好了么,怎么还那么疼?”

     “我只是帮助你伤口愈合,皮肤下组织还要你自己身体慢慢恢复”。阎琰话落又“噗通”一声,老镇长跪在了他面前,我很是惊讶,想去扶老镇长,他那么老了怎么能给阎琰跪。

     “躺好”阎琰一声令下我不敢动了。

     小黑走到我床边低声说道:“算起来冥王比他大几千岁,冥王又是冥界的统领者,这老头能给冥王跪,是他的福份”。

     听小黑说的感觉挺有道理。

     这时阎琰看着跪在地上的老镇长,说:“有什么事,说吧!”

     老镇长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都不相信,就刚刚你给这位姑娘愈合伤口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一般人,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根本不是省市派来的,你就是我们祖先说的神人,我们祖先还说你会保我们西山镇世世平安,现在西山镇有难,求神人搭救”

     镇长说完我愣了,他怎么知道阎琰对杨家军说的话。

     我又看了看小黑,他摇摇头:“你们在结界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阎琰说了句“嗯,我是你对你祖先说过,也会说到做到”你先回去吧!

     镇长走后我一脑子疑问,忍不住好奇的问阎琰:“这是什么情况,老镇长怎么会知道你对那个杨家军说的话”。

     “先跟我说说你怎么跑到镇外的,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乱跑么,还有…”他将我的包不知从哪拿出来扔给了我“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的,我们不是来玩的,你这身装扮我很不喜欢……”

     他吼完小黑见情况不对拉着上官雪往外走,可上官雪很不情愿走一脸烦躁的表情,最后硬是被小黑拉走。

     门关上后,屋里就只有我跟阎琰了,在眼睛里打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吧嗒吧嗒的掉落,他这是第一次对我吼。

     “有什么好哭的,不要哭了”每次我哭的时候阎琰似乎都很烦躁,但是我委屈,不得不哭,更加不顾形象肆无忌惮的哇哇大哭起来。

     接着身体感觉被人拽了一把,身体往前一仰撞进了阎琰的怀里。

     这一动作我顿时止住了哭,还有点不好意思,可阎琰的一只手紧紧的从后背抱着我,让我动弹不得。

     “殷桃……”他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此时的我心跳加速,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你是不是傻”。

     我靠!我想了很多他要对我说的话,例如温柔的安慰,霸道的指责,然而他却说我傻,我不乐意了,我哪里傻了,在他怀里挣脱了两下,可他抱的太紧了,让我动弹不得。

     这时他松开我,双手搭在我肩上整张脸像我靠近了过来,进的我都能感觉得到他的呼吸,如果按照电视里的剧情,阎琰他是不是要亲我,我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闭上双眼迎接着他。

     可是他并没有亲我,又将我拥入怀中,脸紧紧的贴在他胸口西装,清楚的听着他的心跳声。

     不知道阎琰是不是在笑我,他身体轻微抖了一下,在我耳边发出细小的鼻音。

     我脸一下胀的通红,他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以后不管做什么,去哪,我不是要限制你的自由,是想知道你的安全”。

     “我,我知道了”。

     “那你跟我说,你怎么会跑到小镇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