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花之心
    “雪儿姐,你怎么会对魔界那么了解,你去过?”我想着,连白无常都不知道的事她怎么会那么了解。

     上官雪被我问的似乎有点不耐烦道:“你是不相信我,还是有其他的意思”。

     “她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好奇,是吧!殷桃”白无常帮我解释,又冲我使了个眼色。

     我见状连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雪似乎不太喜欢我,而白无常似乎跟上官雪挺熟,他从进门到现在看上官雪的眼光满是柔情。如果我真的是绮彤的话还挺想知道上世记忆的,但是如果我真的恢复记忆,那我就真变成绮彤了,世上就再也没有殷桃了。

     之后跟白无常计划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妖城。白无常让我抓紧他,瞬间带我进入了云层,云层里电闪雷鸣,乌云密布,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天上飞竟然是去魔界,跟做梦一样,想想还在等着我的阎琰心中又满是担忧。

     又过了一会,白无常带着我落地,我一个没站稳摔了一跤“哎呀!”

     前方约有二层楼高的一个大门,周围被雾气包裹,上面写着繁体魔界二字,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谁在那”这时两个长相很凶又彪悍的人瞬间出现在我眼前,我从地下爬起来去抓白无常,才发现他什么时候不见了,不会丢下我跑路了吧!

     “随机应变把他们骗走,我好进去”耳边响起白无常的声音,我一惊,看了看四周依然不见他人,我紧张的捏着衣角,手心直冒汗。

     “我,我找你们老大,快点带我进去,我是绮彤”,我抬头挺胸的冲他们大声呵斥,那两个魔兵相互对了一眼然后点点头,“那你跟我们走”。

     没想到报绮彤名字还挺有用,我跟在他们后面就进去了,回头看了看还是没见白无常。

     那两个魔兵带着我穿过一个桥,桥下深不见底,吓的我走在桥中间不敢往下看,越往里面走,雾气渐渐褪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诺大的池塘,按照我们所说就是池塘,里面的荷花珠珠挺立,中间立了一个亭子,在我前面有一条小道正好通往亭子里,我看了周围,一点也不像电视里放的魔界到处是岩浆暗流,怪兽满天飞的。

     相反好像是世外桃源,那两个魔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往亭子里望去,里面似乎坐着一个人,我迈开步子向里面走去。

     走近后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男人,五官还算完美,但没有阎琰精致,也是一个美男,他看像我,那双妖媚紫瞳透着让人惧怕的寒意。

     “你在怕我?”那男子开口,“还是你喜欢穆文的样子”。

     我恍然大悟,原来穆文的身体是被他利用了,那现在才是他本人。

     “我随便,现在这样也挺好看”我颤颤巍巍的说着。

     他朝我凑近,“那你可还满意?”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这王八蛋明显在调戏我,也不知道白无常有没有拿到花心,如果他拿到花心了,好像没跟我说我怎么全身而退,还是他们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

     见我没说话,男子洪亮的声音冷笑几声“我叫慕逸容,你以前喜欢叫我逸容君,你现在不记得没关系,只要你想,我会让你记起来的,是上官雪送你来魔界的么”?

     “是,是的,逸容君”我反应挺快,但真不擅长撒谎,面对他的问题我只能迎合着,来帮白无常拖延时间。

     “没想到她挺有诚意,办事挺利索”。

     “什么?是上官雪帮你办事?”我不解,不过看着眼前的慕逸容肯定不是善类,还有上官雪。

     一魔兵走来“魔君,有人偷花魔”。

     我肯定想到的是白无常了,难道被发现了?

     慕逸容对我说:“绮彤,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

     “我也去”我怕白无常出事就跟了过去。

     他们本应该可以瞬间转移的,可能因为我在,他们走的很快,我是一路小跑跟着他们,左拐右拐的到了一个花魔谷的地方。

     眼前很多魔兵都七横八竖的躺在地上,不用说肯定是白无常打得,可是他人呢?难道是拿了花心走了?

     慕逸容往里走去,我也跟了上去,里面的花有二米多高,花苞比盆还大,远看这些花一点异动都没有,可是当我走近突然所有的花像是长了眼睛能看见我一样,张开比盆还大的血盆大口对着我。

     慕逸容把我拉到身后:“不要乱动,这些花会吃了你”。

     我听他的话跟在他身后,他又往里走了几步,那些花像是惧怕他一样都往两边散开给他让道。

     他又走到左侧边一个花苞面前:“把他放出来”那花苞一张口真的吐出了一个人,是白无常,他没走,而是被花给吃了。

     我担忧的看着躺地上浑身沾满花汁黏液的白无常,他吃力的站了起来,看他没事,我松了口气。

     “想救阎琰?就凭你还想闯我花魔谷”慕逸容伸出右手做了个掐脖子的姿势,白无常隔空就捂着脖子被拎了起来。

     我惊呆,大呼道:“停手,不要杀他”。

     慕逸容似乎很听我的话,一把他扔出几米远,甩在地上“我放你一马回去给阎琰收尸,赶紧滚”。

     躺在地上的白无常嘴角一抹冷笑,但是在我看来事情不对,他要做什么?

     不出我所料他快速站起身向慕逸容袭去,并对我说“快拿花心,我拖住他”,然后两个人一场恶斗打得不可开交。

     可是花心在哪里,在花的那个部位,就在我着急时一股力量把我吸了起来,然后又摔倒在软绵绵的物体上。

     我抬头看了下,四周被什么东西包裹着,难道我被花魔给吃了?那我应该在花苞里了。

     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却又无力的倒了下去,仿佛有股东西在抽取我的力量,就这样站起又倒下了好几次,我没力气在动了,四周漫漫的渗出了粘粘的汁液,将我吸附在花苞壁上。

     突然一道光花苞破成两半,我破苞而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形状物体滚到我脚边,颜色腥红还带着粘液,这应该就是花心了。

     慕逸容走到我身边将我扶了起来,“你在里面多呆一会就被花魔消化了”他看着我担忧的擦掉我脸上的汁液。

     而白无常还躺在地上衣衫破烂处处是血迹,趁慕逸容不注意,我一脚把那个圆形状物体的花心踢给了白无常:“快走,不要管我”。

     白无常捡起花心头也不回的逃了,本以为慕逸容哪能放过他,但是他并没有去追,而是站在原地失望的松开了我,紫瞳眸里满是愤怒。

     “你也是来找花心救阎琰的对不对”慕逸容一声怒吼,带着嘶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身体一软无力的倒在地上。

     等我醒来是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躺着,我目光扫了一眼屋内,目光定格在床尾一张画像上,跟我长得十分相似,只不过像上人跟慕逸容一样一双紫瞳,一头紫发垂直到腰间,红唇饱满嘴角微微上翘,很仙美。在看看自己,就一土鳖。

     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慕逸容,他满身酒气的走过来:“绮彤,你看,你的东西我都给你留着呢!我等了你几百年,你终于回来了,不要在离开我了”。

     他走到我面前将我拥入怀,我想推开他伸出手却又放下了,看着他这样难过,等心爱的人等了几百年,一定很辛苦吧,可我真的不是绮彤。

     “好,我不走,我在这”我拍拍他后背,想安慰他,却不料他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