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拍卖会
    上官雪又得意的笑了几声后消失在我眼前,我感觉重心不稳脚下一空直接往下掉,快要落地时,我大叫几声,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不摔的粉身碎骨才怪。

     可是一股气流将我弹了起来,然后竖起身缓缓落地。

     太神奇了,我身边还围绕着阵阵紫气。

     看了下四处是空无一人,昏天暗地的,难道这就是饿鬼道?不会走错了吧!半个鬼影都没有。

     突然,身后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正往我这边靠过来,背后一阵寒。

     一回头才发现,后面一个人缓慢的像我走来,弯着腰弓着背,乱蓬蓬的头发,就像是一个饿成皮包骨干尸,它双脚被铁链绑着,每走一步铁链就哗啦哗啦的响一下。

     那东西离我越来越近,乱蓬蓬的头发折住了脸,即便是这样,都让人毛骨悚然。

     之前见过的都是死的,见一活鬼,我边跑嘴里边喊着“救命”。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真的是饿鬼么?可是它走的那么慢又追不上我,我怕什么。

     想着我停住了脚步又回头看去,这回让我到吸了一口凉气,后面又多出了几十个这样的东西,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我走来。

     而身后,一股凉嗖嗖的冷风在我脖子上吹着气,又传来一阵恶臭,接着侧边脸颊好像又被舔了一下。

     此时我的心都在打颤,颤颤巍巍的回过头去,这一看吓一跳,面前一张皱巴巴分不清五官的脸,眼睛深陷到就两个黑洞,那东西跟我脸对脸不到一尺,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突然,从后方跳出一个影子,直接扑倒了我眼前的这个活鬼。

     两个鬼打了起来,相互撕扯着,仿佛是是在挣我一样,难道它们在抢食?

     可是……我的四面八方又多出了无数只这样的鬼,想跑都没路,它们渐渐都像我逼近。

     我吓的要死,急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心里更是在骂阎琰,他太绝情了,竟然黑白不分还帮着上官雪,还神呢,就一猪,遇到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可是就算在心里骂他千百变也无济于事,他也不可能来救我,我抱头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难道我真的要被饿鬼吃掉么?

     “傻瓜,别哭了,它们不能吃东西,更不能吃人”。

     听到这声音,我连忙抬起头,眼前一道白影闪过,慕逸容出现在我眼前。

     可……不对呀!那声音听着明明是阎琰的,出现的怎么会是慕逸容?

     我还有点疑惑,慕逸容说:“怎么,我来救你,你怎么给我这个表情”。

     我勉强的挤出个微笑,拉着他胳膊道:“我刚刚被那些恶鬼吓着了,你能带我离开这么”。

     “当然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

     我话音刚落,慕逸容身体往后一倒,道:“殷桃,我不行了,本来我现在法力就不高,能来饿鬼道就已经是万幸了,我用最后一点法力送你离开……”。然后他将我腾空飘在半空中。

     那些饿鬼全部都向他冲了过去,把他围了起来埋在了饿鬼堆里。

     我腾空在半空中挣扎着,眼泪霹雳吧啦掉,大喊着:“慕逸容,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我怎么办,你是不是傻”。

     看着被饿鬼淹没的慕逸容,心里特别痛恨阎琰,他真的那么狠,如果没有慕逸容,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嘴里不仅骂了出来:“阎琰,我讨厌你”。

     突然,一阵鬼嚎,所有饿鬼都被弹飞去了几十米远,我又缓缓落地,赶忙跑到慕逸容面前看看他有没有受伤,见他没有受伤我心才踏实不少。

     慕逸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倒:“刚刚那是为我哭么?你才傻呢!”说完他又大笑几声,若无其事的样子。

     妈的!感情是他刚刚是在逗我呢,演这么一出就是要看我哭?

     我抹抹脸上未干的眼泪,扭头就走,也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方向,可能女人就这样吧!一生气二话不说就走,我知道,慕逸容肯定会拦着我的。

     可是……我这一次天真了,一秒,两秒,三秒……他始终都没叫我也没理我。

     最后我自己停住脚步又回过头去:“要么现在带我出去,要么以后都不要理我”。

     “带你走可以,反正你刚刚也说了,你讨厌那个阎琰,你跟我回魔界”。

     “你这是趁人之危”。

     “那又怎样?”

     “你……我……跟你走”反正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暂时跟慕逸容呆在一起最起码是安全的,其他的以后再说。

     跟他回魔界后,才呆了一会,我就急的发疯,慕逸容不知去了哪,就我自己哪都不能去。

     不知是不是这里没有白天黑夜,过了好久,我困意上来就跑到房里睡觉了。

     醒来的时候,慕逸容坐在床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

     “你干嘛偷窥别人睡觉”。

     “我这是光明正大,没有偷窥”。

     “你……让开,我要去厕所”。

     他站起身后放我出去了,之后他带着走了很多魔届的地方,看似都挺熟悉的,可是我什么都不想起来,也不想想,总之,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慕逸容见我闷闷不乐,可能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说:“在等一会,我就带你回人界,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

     “这关于我们魔界的存亡,我虽身为魔君,但法力却……”说着,他握紧了拳头,我更是内疚,如果不是他,或许就没有现在的我。

     “如果需要我的帮忙,我一定会”。

     慕逸容拍了拍我肩膀,“饿了吧!,走,去吃饭”。

     如果我还是之前的绮彤的话,我想一定会留在魔界陪他,可是,我在人界生活习惯了,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但假如阎琰要消灭魔界的话,我也一定会阻止。

     饭后,慕逸容真的带我回了人界,现在都已经入冬了,满地的白雪和张灯结彩的气愤看样子是要过年了吧!

     开心的同时心里又一阵落寞,随手抓了一把雪,凉到我心里。

     “殷桃,你喜欢雪?”慕逸容问道。

     “我不知道我生日是几月几号,父亲说,下雪天就是我生日”。

     说到这,眼里起了一丝雾气,低着头好一会才把眼泪憋回去,这会冻得豆牙齿打颤了,我离开的人界那会才只穿了个外套啊!

     慕逸容将我拥入怀,手在我后背轻轻的拍了两下,可我从到人界那一刻开始,心里时时刻刻想的都是阎琰,这让我对慕逸容更加内疚。

     “走吧!要开始了,呆会有惊喜哦!”他拍了拍我的头说道。

     惊喜?开始?什么鬼?

     他好像也没有要解释,这一次他握着我手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他把我带到了一个百变时尚会所里,一进门几个性感妖娆的女人走了上来边说着:“慕少,好久没来了”。

     可这里面是干嘛的?慕逸容经常来?那些女人看到慕逸容拉着我的手后才又对我笑着说道:“这是慕少女朋友么,好可爱”。

     虽说我知道他们这是在拍马屁,可还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慕逸容又说道:“要快,我们呆会要去参加一个高档的拍卖会,看着给造型,要把我老婆打扮好看点”。

     我使劲的捏了下他手,瞪着眼睛看他“谁是你老婆”下一秒又不解的问道:“你要带我去拍卖会?你要拍卖什么?”

     “只拍,不卖,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可能,他们也在”慕逸容握着我的手又紧了紧。

     他们?还没等我问,旁边的几个女人把我拉了过去,慕逸容却没在跟着我。

     原来这不仅是一家高档会所,她们把我带上楼后眼前的一切让我眼花缭乱。

     诺大的空间,旁边挂的都是些名牌的衣服,柜子里放的包包,架子上放的鞋子,反正我认识的名牌就那几个,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这得多贵呀!

     然后那些工作人员就给我挑衣服鞋子,我也任由他们摆布,牌子上的价格我看都不敢看。

     数分钟后,慕逸容走上来边说着:“殷桃,你好了没”。

     “好了好了”我踩着刚换好的高跟鞋不稳的站了起来。

     只见站在楼梯口的慕逸容眼睛都亮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又向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