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不想恢复记忆
    听慕逸容说的好像跟那两具干尸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可我也不敢说,怕阎琰生气。

     可阎琰是一点都不信他,又去打那个发着红光的物体,慕逸容见状就上前阻止,两人都火冒三丈的打了起来。

     他们打得不可开交时,脚下一只冰冷手将我抓住直接往下拽,我都来不及呼救就被泥土堵住了眼鼻嘴,此时还是感觉身体在不停的往下坠,就在我快要窒息时,我掉落在了一推人骨上,摔得我浑身一阵疼,而且浑身也都是泥土。

     借着墙壁上点燃的火光能看见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人骨,骷髅头,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尸体腐臭的味道让我无法呼吸,忍不住的呕吐起来。

     然后我蹑手蹑脚的站起身,这里面既然有空气,那么肯定有通风口或者是出口,越过脚下的磕磕绊绊,我决定向前去看看,而且阎琰也一定会来找我的。

     没走几步,身后突然几声轻脆的响声,感觉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尸体腐烂的气味也越来越浓。

     随后又听见一个脚步声渐渐向我逼近,四下阴风阵阵吹着我散落的头发。

     我敢肯定,后面那人现在离我最多两米,我全身紧绷害怕的握紧拳头。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抱住了我,他冰凉的冷气从我后背扩散至全身,他呼出的气体在我脖子上吹着冷气。

     我猛的回头看清人后心里一阵愉悦:“阎琰,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这里太恐怖了,快带我离开这”。

     可他没有说话,死死的将我拥在怀中,冰冷的身体让我有些不适应,挣扎了两下,他丝毫没有松开我的意思。

     “怎么,我抱着你,你不喜欢?”。说话间我感觉他声音有些变了。

     之前不管阎琰说话的语气是冰冷,或者温柔,总有一种磁性吸引着我。

     正想着,他的脸在我面前慢慢放大,我知道他这是要亲我,又一个激灵,一只冰冷的手抚上我腰间。

     我使劲力气推开了他:“阎琰,现在不要这样好么?我们还是找出口先出去!”

     话落,他双手搭在我肩上,冰冷的唇府上我脖子,在我脖间游走,我脸颊一烫,阎琰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要和我……

     可下一秒,脖子一阵刺痛,我感觉到了有液体流出来,而且阎琰不断的在吸我的血。

     这时,胸前的玉有了反应,一阵红光,像是有着巨大的威力,将眼前的这个男人弹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石壁上,就连地上的骷髅头也跟着飞了出去。

     我内疚的赶紧跑过去扶阎琰,看见他后面的那条尾巴后我又收回了手。

     然后阎琰就变成了上官雪,她站起身朝我骂到:“贱人,每次运气都那么好,把血玉给我,我就放过你”。

     “那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给你的”说这话其实我心里也有些害怕,可是看得出,她好像很害怕这血玉的威力。

     我也知道,就算把血玉给了她她也不会放过我。

     “就你刚刚吸我血就可以断定,那两具干尸就是你干的,你还想嫁祸给慕逸容,虽然你跟慕逸容是一伙的,但这件事情他毫不知情,上官雪你也太狠了”。

     “你还真聪明,不过这要看阎琰相信谁了”。

     “他当然信我了,上次你冤枉我,阎琰已经知道了”。

     “是么,那他怎么不杀我为你报仇呢?”上官雪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讥讽,似笑非笑的脸我恨不得啪啪给她几巴掌,真是坏到骨子里,我也终于见识到狐狸的狡猾了。

     “他杀不杀你跟我没关系,你死不死对我也不重要”

     “那你就去死吧!”上官雪此时又显出原形,漏出了她十个可怕尖细的爪子,这让我想到了电视里放的那些狐妖直接挖人心脏拿来吃。

     虽然这血玉刚刚帮了我,可它现在又没了反应,还是不要跟她耍嘴皮子了,把她激怒了,说不定真的能把我心挖出来。

     想着,我向后移动双脚还是跑路吧!

     “真蠢,别白费力气了,你认为你跑的掉么”。后面上官雪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石壁空间内。

     “真蠢的人才不会跑,跑了才有机会活命,不跑就是死路一条,而且你喜欢阎琰应该去找他,整天缠着我干嘛”。

     跟她说话的同时我脚也没闲着,一直无尽头的向前跑。

     身后上官雪大笑几声,声音离我越来越近,直到肩膀背她长满毛的爪子抓住,往后猛的一拉,我肩膀的衣服都被她扯掉一块,皮肉已开了花,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的我屁股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肩膀的几个爪印也往外渗着血。

     “上官雪,我不准你伤害她”慕逸容的声音不知从哪传来,可愣是没看见他人,光说有个屁用啊!人呢?

     迟了数秒钟,我前面一个人影正在快速的向我跑过来,慕逸容来了,可是阎琰呢?

     当上官雪再次袭击我的时候,慕逸容一个身影给我挡了过去。

     上官雪似乎不怕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还真是贱女人,到处勾搭男人,慕逸容你确定你要帮她么”。

     我一屁股从地上坐起来,跑到慕逸容身后抓住他衣角,小声的说着:“她刚刚要吸我血,我敢肯定村里的那两具被吸干精血的干尸就是她干的”。

     “难怪她现在敢直称我名讳,不就是法力增强了么,反了她”。

     慕逸容此时微眯着双眼黑瞳突然变紫,透着冰冷的寒意,他上前两步渐渐向上官雪逼近,上官雪神色凝重,一步步后退。

     突然,上官雪态度大转,一脸微笑两眼眯成一条缝,说:“魔君这是干什么,我们可不能相互残杀,再说了,我不是也没伤着殷桃妹妹”。

     她嗲声嗲气的说着,我听着都恶心,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节操呢!

     然后上官雪又凑到慕逸容耳旁,嘴一直在动,不知道说些什么,反正肯定不是好话。

     说完慕逸容嘴角一抹笑,随后我身子一轻,他将我揽腰抱起向上冲了去,眼看头与石壁要撞上了,一股泥土味入鼻,我又无法呼吸了,数秒后,他带着我回到了原来的空间,可还是没看见阎琰?

     慕逸容见我目光四处看,可能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说:“这可是我的地盘,我只不过使了一点障眼法把他捆住了,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不过他没事”他又看到我脖子上的牙印和已经凝固的血,将手放在我脖子处,一会,他拿去手时我脖子又已经复原。

     听他说阎琰没事我才放心,但是这个恢复伤口的法术真是太神奇了,如果我学会的话,那么我就是下一个救死扶伤的华佗了,想到这我忍不住就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法术,能那么快的让伤口复合,我能学么”。

     “你想学?不后悔?”

     他这么反问我,意思就是我可以学了,顿时喜笑颜开:“要学要学”。

     “那好,我现在就可以教你”。

     “那我要怎么做么”。我心里一阵激动。

     “你只要闭上眼睛”。

     “好”说话的同时我眼睛已经闭上了。

     耳旁,慕逸容又轻声说道:“谢谢你这么相信我,我也相信你恢复记忆和魔女身份后会回到我身边”。

     我猛的睁开眼,可是已经晚了,身体此时动弹不得,我心急如焚,也深知慕逸容不会伤害我,可是……我不想恢复记忆,也不想变回魔女。

     突然我又想起了上官雪在慕逸容耳边说的悄悄话,一定是她出的主意,不然本来好好的慕逸容不可能不顾我的感受,不经过我同意就要将我变回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