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剑神落败(求收藏求推荐)
    冷一剑突然发生一声低吼,李费手中的长剑开始一寸一寸的断裂,那断裂的速度极快。

     李费眼睁睁的看着手中长剑断裂却无可奈何,他此时只能前进,一步也不能后退。

     如果退,他就会更惨。

     就在这个时候袁天罡消失了,他出现在李费的身前,一掌朝冷一剑打去。

     冷一剑快速朝后一退,退到杜三段身前,一把抓着杜三段朝远处飞去,一团黄色的布帛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朝袁天罡飞去。

     袁天罡一把抓住那块布帛,大声喊道:“堂堂剑神竟然出尔反尔,说好的只用初识初期境界比试,可到了最后竟然还用了半圣修为,难道不觉得丢人么?”

     冷一剑没有回答袁天罡的话,他一刻都没有停留,带着杜三段消失在远方。

     府兵们懵了,这算什么?

     剑神落荒而逃,李费打败了剑神?

     难道剑神真的如袁天罡说的那样,最后动用了半圣修为才摆脱了李费那一刺?

     整个校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费的手一松,半截长剑掉落在坚硬的泥地之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整个人倒在地上,浑身冒着热气,那是汗水被蒸发的水气。

     他感受着背后土地的冰凉,看着湛蓝的天空,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项羽大吼一声,冲了过来,围着李费大喊大叫:“李大哥,你好厉害,那可是剑神啊,就这么被你打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太崇拜了,啊啊啊!!!”

     李费躺在那里,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刚刚和冷一剑一战,几乎抽光了他全身的力气,这一刻,他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

     他用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记住了,别忘了收钱。”

     说完,他就晕了过去。

     袁天罡摇头笑了笑,他这个老师竟然这么贪财,明明就坚持不住了还不忘记收了赌注。

     李费是开心的,项羽是开心的,袁天罡自然也是开心的,可其他府兵都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们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多年的积蓄也一扫而空。

     袁天罡看着犹如丧家犬的众人,说道:“刚刚老师说了,输的钱你们拿走一半。”

     “什么,我们可以拿走一半?”

     “真的吗?”

     项羽奇怪的问道:“我怎么没有听到李大哥这么说过。”

     “因为老师和剑神一战,已经脱力了,最后发不出声音,而我懂得唇语才看出来的!”袁天罡微笑的回答道。

     众府兵愣了一下,发出震天的欢呼。

     “李费万岁!”

     “李费万岁!”

     “李费万岁!”

     ……

     冷一剑带着杜三段飞了老远,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落了下来。

     杜三段落地以后对冷一剑说道:“老师,你为什么要走,又不是打不过他,你这么一走……”

     他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因为他的老师冷一剑一口血吐了出来,这下可把他吓坏了。

     “老……老师……”杜三段赶忙扶着冷一剑,问道,“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傻啊,我这是受伤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冷一剑擦了擦嘴角的血水轻松的说道,好像受伤的不是他。

     杜三段愣了一下,说道:“老师,你这是旧伤复发了么?”

     冷一剑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收了你这么笨的徒弟,我这是被李费打伤的,屁的旧伤。”

     “啊……”杜三段忍不住发出惊呼之声。

     其实他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毕竟冷一剑带着他仓皇离开,有点像逃跑。

     可他的老师是剑神啊,剑中之神,万人敬仰,怎么会输!

     就算真的会输,也不能输给一个废物啊。

     杜三段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这话由他的老师冷一剑亲口说出来,他想骗自己都不成……

     冷一剑手一松,那把酒水化为的长剑再一次变成一道酒水洒在地上,瞬间,酒香弥漫。

     冷一剑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这百年老酒啊……”

     杜三段面色古怪的站在那里,到了此刻,他还不能够接受他的老师败给李费的事实。

     冷一剑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徒弟心中所想,说道:“傻徒儿啊,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是很正常的,而且输的是为师,为何你如此纠结?”

     杜三段纠结了好一会说道:“老师,可那个人,那个人是个废物!”

     “废物么?如果他是废物,那我连废物都打不过,岂不是废物不如!”

     这里离刘家村已经很远了,到处是一片荒凉,春天刚刚来到,万物还没有开始复苏,大地是一片荒凉,黑色的土地之上难得看到几片绿意盎然。

     冷一剑看到一块巨石矗立在土地之上,轻轻一跳,就上了巨石,盘膝坐下。

     他看着杜三段依然很纠结说道:“徒儿啊,你口中的那个废物,不仅不是废物,而且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天才?你说他是天才?这……怎么可能……”

     冷一剑往身后一摸,想拿自己的酒葫芦,可是手却摸空了,这才想起酒葫芦已经被他打碎了。

     他感到有些可惜,说道:“我们有系统之人,不管是修炼武功也好、医卜星相也罢,都太过于依赖系统,那是因为系统给我们便捷,它可以让我们用最简单的方法掌握我们从来没有学会的东西。

     这样看起来很好,可是实际上却少了自我感悟的过程。

     悟性对于武学尤为重要,有的时候系统可以强行提升我们的修为境界,可却没有办法强行提升我们的悟性,也无法帮我们领悟武学的真谛。”

     杜三段仿佛明白了什么,问道:“老师,你的意思是,哪怕有人没有系统,他也可以领悟到武学的真谛。”

     “理论上是没错。”冷一剑叹了口气,说道,“在今天以前,为师认为天下根本没有人能够不依靠系统领悟武学的真谛,可是今天见到李费,为师才算明白,对于一些天才来说,他们不是不能用系统,而且他们不屑于学习系统。”

     杜三段没想到冷一剑会对李费的评价如此之高,问道:“老师,为何这么说?”

     “系统只会让他们产生依赖性,没有系统的帮助,他们就能够更深层次的感悟,他们只能依靠自己。这样他们虽然起步难,但是一旦成长起来之后,走得肯定比旁人更远。”

     杜三段不大认同自己老师的话,反驳道:“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不用系统就可以自己修炼的。”

     “以前不会有,但是以后肯定会有,李费啊!真是很大的勇气,让我佩服啊!”冷一剑仰头看天有些感慨的说道。

     “老师,你太高看他了,他那是不能够修炼,是逼不得已。”

     “可他对剑道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过我了!”冷一剑盘膝坐在那里,皱着眉头说道,“天下人都知道,我是一剑系统,不管对手如何强悍,只需要一剑,可刚刚面对李费之时,我被他剑意压制,那一剑竟然无法刺出,如果不是我在最后之时将修为提升到半圣,恐怕就不仅仅是吐一口血那么简单了……”

     杜三段呆若木鸡站在那里,他的老师就这么被打败了,还败得这么惨,连刺一剑的资格都做不到,他问道:“可老师……你怎么能够就这么走了……好歹……”

     “不走干嘛,五千贯的赌注,你付得起还是为师付得起?”

     杜三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