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入住亲兵营
    李费看到袁天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道:“你不怕他们将你赶走!”

     袁天罡哈哈大笑:“如果我不想走,这里还没有人能把我赶走!”

     袁天罡笑容看上去非常的嚣张,这和仙风道骨的袁天罡一点不配,不过李费一点都不意外,一个不嚣张的袁天罡如何能够扶起一个嚣张的武则天。

     李费慢悠悠的朝自己的营帐走去,袁天罡跟在他的后面,两人这一次很慢,李费在思考以后该怎么办,袁天罡右手五指在不停的动,似乎在掐算什么。

     两人各有心思,他们还没有走到校场就看到项羽扛着李费的行李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

     李费看到项羽狼狈的样子,苦笑不得的说道:“我说老项啊,你扛着我的行李忘军营门口跑干嘛,亲兵营帐又不在那里!”

     项羽跑到了李费的面前,喘着气说道:“我怕你有麻烦,就赶快过来看看!”

     这还真是一个老实憨厚的人,李费对着项羽厚实的胸膛打了一拳,笑骂道:“怎么着,我万一和羽林卫打起来,你还打算扛着行李和他们打一场啊!”

     “那我该怎么办?”项羽憨厚的问道。

     “当然是有多远跑多远了,就你,打得过那些羽林卫吗?”

     “不行,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不管的,要死,我们兄弟两也要死在一起!”

     “傻啊!”袁天罡在一旁叹气道,“不过傻也是福气!”

     “傻什么傻,他是我小弟,你喊我老师,那就该喊他师叔!”李费对着袁天罡没好气的说道。

     袁天罡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的精彩,刚刚还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现在五官都快挤在一起了。

     他喊李费老师,那是李费特殊,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已而为之,但让他喊项羽这个傻大个师叔,他还真开不了这口。

     “喊什么师叔啊,叫我项羽就好了!”项羽看上去傻傻的,但是并不傻,他只是憨厚而已,他看出袁天罡不想喊他师叔,自己就先出来。

     袁天罡送了口气,对着李费说道:“老师,我们还是去营帐看看吧!”

     李费只是调侃一下袁天罡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让袁天罡喊项羽师叔,他也没有再坚持。

     他和袁天罡也不是正常师徒的关系,袁天罡只是想利用他成为圣人,而他也有借助这个神棍的地方,顺便卖一个人情给对方,毕竟有了师徒名分,他以后有了麻烦,袁天罡岂能不出手帮他。

     李费和袁天罡两人走在前面,项羽扛着比自己还大的行李跟在两人后面,行李虽大,但是那点重量对于项羽来说不算什么。

     倒是李费比较引人注目,他走过的地方,那些府兵虽然没有和他说话,但是前有他帮助朱大牛提升三倍修为战胜杜三段,后有白光冲天,接着连皇帝的羽林卫都来过问了,李费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都难。

     这个时候人并没有太多的娱乐,刘家村的寡妇被人偷看洗澡他们都能说上半个月,更何况李费发生的事情。

     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发现,他们以前谈到李费的时候,话语中都是一股优越感,现在竟然多了几分嫉妒。

     毕竟一个废物能废得这么惊天动地,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些府兵一辈子可能都没见过皇帝,更别说被会让皇帝派羽林卫来询问了。

     那可是皇帝,是圣君,是圣人,是他们仰望的存在,如果让他们的名字能够被李世民知道,他们情愿自己也是一个废物。

     朱大牛是这个大营最高的长官,折冲府校尉,他的营帐位于大营的中心,他的亲兵营帐就在他的营帐的四周分布。

     亲兵营帐和火头军的营帐不同,虽然营帐都是同样的营帐,但是里面的条件好多了。

     一个亲兵营帐里面只住十一个人,一名什长领十名亲卫,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床位,可比火头军的大通铺要强多了。

     三人刚走到了亲兵营帐旁,一名什长就走了过来,对李费说道:“李费,校尉大人都交代过了,以后你就是我下面的一名普通亲兵,跟我来吧!”

     这什长一脸的大胡子,比较胖,脸上还有刀疤,看上去有些凶狠,废话倒也不多。

     项羽走到李费的身边,小声说道:“这个大胡子叫胡丁,修为不高,但是手段狠辣,在亲兵里也算一号人物,朱大牛把你安排在他的手下,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

     李费笑了笑没有说话,不安好心又如何,他现在可不怕了,谁让他身边现在跟着一个连朱大牛都怕的袁天罡在呢。

     三人跟着胡丁走入了一个亲兵营帐,营帐里有九个人,他们坐在各自的床上擦拭手中的兵器,看到胡丁走了进来,全都从床上站了起来,齐声喊道:“什长!”

     胡丁指着角落的一张床说道:“那就是你的床位,校尉大人交代过,你以后不比跟着我们一起训练,但是军营里没有闲人,以后这营帐里卫生就交给不打理了。”

     李费来这里是躲清闲的,可不是给人打扫卫生的,他想都没想说道:“不干!”

     “什么!”胡丁瞪了李费一眼,说道,“我刚刚没听清楚,你再给我说一遍!”

     “不干!再说十遍也不干!”李费毫不犹豫的说道。

     “别以为你帮了校尉大人一次,就可以这么嚣张,这里不是火头军,这里是亲兵营,我是什长,你必须听我的,不然的话,别怪我按照军法处置你!”胡丁冷冷的说道。

     营帐里其他人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李费,李费竟然敢违抗胡丁的命令,上一次违抗胡丁命令的家伙腿被打断了,还被赶出了军营。

     他们就不明白李费这个废物哪来的自信,就因为皇帝派羽林卫问了他几句话么?

     胡丁是一个疯子,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疯起来连他自己都怕,还会怕这点小事。

     袁天罡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打量着营帐,指着一张干净的床说道:“老师,我以后就睡在那里了!”

     那九名亲兵听到袁天罡的话以后脸色更加精彩了,胡丁朝袁天罡看去,问道:“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