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 讨厌讨厌
    他是个高级军官。日本兵都认得这辆车,都停下来朝他鞠躬。军官丝毫没有架子,将车停下一一回礼。红玫一直瞧着他,愈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

     车子仍在行驶,不觉已到了学校外。虽在飘雪,院里、山上、走廊上仍堆满了被褥,站满了人。这些人穿着单衣,在雪地中冷得打颤。日本兵杀了三十万人,但南京绝不止三十万人,逃到别处的自然也不是太多。所以说活下来的人还有很多。

     红玫和军官拿着衣服食物走进了校园。院里的人看到日本人,都远远地躲开了他俩。他们的眼神充满忿恨、幽怨、悲伤,痛苦。军官看到那种眼神,骨髓都不由得变得冰冷。他闻到这里的味道,又掩住了鼻子。

     红玫撇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们日本人做得好事。怎么有脸掩着鼻子。”

     听到红玫的话,军官的头更低了。他本是一个刚强的人,可这时竟流出了眼泪。

     比起前几天,屋子里更乱、更脏,更臭。很多人的脸自从来这里就没有洗过。他们看到红玫身后跟着日本人,眼里都露出了鄙视之色。红玫连瞧都没有瞧这些人一眼。她的眼里只有释心。这时听荷正在给释心读张恨水的《金粉世家》。不知为何,一看到红玫,释心就想扑到她的怀里大哭一场。可他马上就看到了日本军官。他用愤怒的眼神瞪着他,眼里几乎滴出血来。

     红玫顿觉自己不该让他进来。她把军官手里的食物拿过来,恨恨地道:“你先出去,在外边等我。”

     红玫走到释心身前。释心转过头不愿瞧她,但他的身体却在剧烈颤抖着。

     看着释心这副模样,红玫心有不忍。她坐下道:“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也是没有办法。你看见那些从日本军营回来的人了吧?她们不是满脸血痂就是缺胳膊短腿的。倘若我不和他好的话我也会变成那个样子。你绝对不希望姐姐变成那副鬼样子吧?”

     隔了半晌,她见释心仍未将头转过来,便走到他身前。释心满脸都是眼泪,衣襟也像在水里泡过一样。

     看着释心的眼泪,她也泪流不止。她伸出双臂想要抱住释心,他并没有躲开。他在红玫怀里不停颤抖,不停抽泣,就像冬天树上最后一片残叶般悲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释心才止住哭声。红玫在他耳畔柔声道:“你好些了吗?”

     释心看着红玫,声音仍有些颤抖:“我明白姐姐的苦衷,不怪姐姐。”

     红玫重又抱住释心,眼泪又已润湿面颊。过了很久,她才放开释心道:“下雪了,我给你带了棉衣和吃的”。她说着打开袋子,拿出了棉衣和食物。

     释心将棉衣搂在怀里,流泪道:“谢谢姐姐。”

     红玫轻抚着他的脸颊道:“只要你不冻着就好了。”

     食物是红烧肉、凉拌猪耳和两样可口的素菜。食物的香气扑入众人鼻里,他们咽了好几口口水。他们在心里骂红玫,骂这个婊子用身体换来了这些食物。

     尼姑也咽了几下口水。听到她咽口水的声音,红玫一阵恶心。听荷只是看着释心吃这些食物,眼角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红玫本来想问听荷吃不吃这些东西的,可看到她的脸,心里又一阵恶心。她轻叹道:“原本应该超脱凡俗的人却痴迷红尘;原本应该执恋世间的人却仿似抛却了这十丈软红。这世界可真可笑啊!”

     尼姑瞟了一眼红玫,红玫也瞟了她一眼。可看着她的秃头,红玫又笑了。她并不在乎自己的姿态,笑得前仰后合。释心一边吃饭一边看红玫,心里不觉开朗了许多。他觉得这位姐姐温暖、善良,富有个性,心里暗暗道:“我以后倘若能跟她生活就好了。”

     释心道:“姐姐,你也吃些吧?”

     红玫本想说那个军官喜欢我,会给我吃很多好吃的,可又怕释心伤心,便道:“你好好吃吧!姐姐要吃会自己买得。别忘了,姐姐可从不缺钱。”

     突听一个老妇道:“日本人将你们带去都怎么对你们了?为什么回来的人都那么惨呢?”

     她这样问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红玫身上。就连尼姑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红玫道:“谁都知道男人会怎么对女人。现在是战争时期,男人更是无拘无束,**高涨”。她渐渐激动起来,接着道:“强奸女人、**女人,虐待女人;割女人的肉、用刺刀捅女人下身,边奸边杀。只要能让自己快乐,他们无所不做。”

     红玫的话让释心想起了母亲和姐姐。只见他握筷子的手不住颤抖着,眼泪也不停地滴入饭盒。人们义愤填膺,哭个不停。

     他们道:“日本人都是禽兽啊!他们简直毫无人性!”

     “是啊!人怎么能做出那些事情。”

     “我看倒不见得,倘若是中国人侵略日本,中国人也会这么做得;倘若是中国人侵略暹罗,中国人也会这么做得。”

     “谁让咱们国家无能,连我们女人都保护不了。”

     “日本人到底什么时候会滚回自己老家?这个破地方我可真是受够了。”

     人们聊着天,说着自己的观点。这样聊天的时候,屋子里突然好似有了生机。

     看到释心吃完了饭,红玫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你可真是个小馋鬼,吃得这么快!”

     “姐姐带来的饭,我连一粒米都不想剩下”。释心握住红玫的手道:“姐姐,你不会再走了吧?”

     碗里果然没有留下一粒米,一丝肉。红玫眼睛湿润道:“姐姐租了一个房子,想在外边住几天,吃几天好吃的。我每天都给你送些东西过来。”

     “那姐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释心流着眼泪道。

     红玫低下头,隔了半晌道:“那个姐姐有没有好好照顾你?”

     “她照顾地可比你要好”。释心瞧着听荷道。听荷这时正在看书,没有听见他们的话。

     “她吃饭总是让我先吃,晚上宁愿自己受冷也要把我裹得严严实实。”

     红玫听到释心的话,吃起醋来:“她那么好,你还黏着我做什么?”

     释心顿觉自己说错了话,看着红玫眼睛,认真地道:“谁也没有姐姐对我好。”

     红玫‘扑哧’一笑,在释心嘴上亲了一口,小猫般跳起来道:“姐姐走了”。她每走一步都扭头看一眼释心。

     释心也一直在看着红玫。他突然跑过去道:“姐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红玫蹲下身子,又亲了释心一口:“姐姐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军官仍等在外边。红玫一出去,他便迎了上来,关心地问道:“他的状态怎么样?”

     “怎么样”?红玫生气道:“你竟然还敢问他怎么样?假如你前几天死了母亲姐姐,你的状态能好吗?”

     军官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生气,尴尬地道:“是我错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要不是我讨厌这个地方讨厌地要命,一定不会跟你走”。她气得发抖,大步走了开去。

     释心这时正朝外瞧着。他看到军官欺负红玫,恨不得把他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