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岗位责任制
    苏洪说道:“取消师傅带着徒弟干的作业方式。师傅要把技术完全教给徒弟,让徒弟脱手去干。”

     “不可能,”季铃立即否定道,“没有哪个操作员可以一下子学会炼铁,即使勉强学会,他没经验也会出错。炼出来质量欠佳的,他一学徒敢担责任吗?”

     “把岗位细化。”苏洪说,“一个人精通一套炼铁流程是很难,但让他精通一两个动作还是很容易的,甚至多做几天,他可以做得比师傅还好。”

     季铃皱紧眉头,苏洪知道他在思考。

     “加铁矿石的就负责加铁矿石,加煤的就只负责加煤,鼓风的就只负责鼓风,测温的就只负责测温,搅拌的只负责搅拌,成型的只负责成型,搬运的只负责搬运,设立炉长,总管大局。当然,我不十分懂炼铁,还有什么流程都可以像这样细化。”

     贝拉两手撑着下巴,摇晃着她的双马尾,“我怎么觉得你在说废话啊。”

     季铃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这么操作的。”

     “别急。”苏洪努力让自己淡定,“你们也是有分工,但操作时却是由总工带着做,而我说的是他们自己做。

     “总工就一个人,他怎么负责几十个熔炼炉。他又无法短时间培养出跟他一样的人。且,你们想想,‘教出徒弟,饿死师傅’,总工能把所有看家本领都交出来,还交给几十个人吗?”

     两人愣愣地看着苏洪。

     苏洪知道这事要细说还得一些时间,他让服务生端来些吃食,顺便一起把中饭解决。

     “上次谢谢你,贝拉小姐。”苏洪给贝拉敬酒,感谢她上次打倒闹事的饿虎帮。上次她打完人就走了,他都还没来得及感谢她。

     “我说过,别叫人家小姐,我只是公主的女仆。”贝拉晃晃她那对高高的马尾,柔声柔气地说,同时也举起她的果子酒。

     “是,是。”

     两人干杯。

     一饮而尽,苏洪给自己倒满,也给两人添加红酒和果子酒。

     服务生不断上来牛排、羊排、烤土豆、烤洋葱、热面包、热狗、鸡蛋卷等。

     每个服务生都彬彬有礼,他们上菜的动作、行为举止都是有规有矩。

     贝拉有些红脸道:“我仿佛进入了贵族餐厅,你们这的服务生似乎训练地比我们王室女仆还好。”

     苏洪偷笑,其实这些服务生只是按苏洪设定的规矩来,且面对老板和自己,自然得多一倍的热情。

     季铃笑着对贝拉道:“不错吧。”

     “嗯。”贝拉不断朝四周观察,“确实不错,进入这里,有种受到贵族待遇的感觉。”

     “呵,苏洪可是个人才。”季铃夸赞说。

     苏洪摇摇头,“我们还是说炼铁厂的事吧。”

     “好。”

     苏洪道:“岗位责任制,每个人有他自己的岗位事项,每个人都得对自己岗位的工作负责,任何人不得干涉他人的岗位,除非有特殊情况。

     “而每个人上岗前,必须学会该岗位的所有技能。技术总工负责对该岗位的人进行技术培训和检验,炉长对上岗人员进行第二次检验。”

     季铃把酒杯移开,她已经喝的够多了。

     苏洪知道她应该听懂了一些。

     他给她倒上一杯鲜榨橙汁。

     “你的意思是让每个人只精通自己的岗位?”季铃问。

     “是。”苏洪说,“出了问题,逐一进行调查,到底是煤加太少导致火温度太低,还是加料的人料没加够,或是搅拌的人懒散,搅搅停停。

     “追责到个人和他的领导——炉长。炉长归属厂长,厂长也得领一份责。”

     季铃问:“那技术总工有没有问题呢?”

     “他负责技术培训,操作员上岗前他和炉长都已经验收了他的操作,他此时已没了责任。”

     “炉长的压力很大。”贝拉插话,“这个人就相当于一个炼铁师傅了,很难培养。”

     “炉长不需要什么都精通,但他需要所有环节都懂。”苏洪说,“一个人学会一套流程很容易,让他精通该流程的每一细节很难。

     “他可能知道该怎么做,但若他亲自做,未必比别人就做的好。他可能知道炼铁炉什么时候搅拌,怎么搅拌,但真让他自己去搅拌一定不比天天做搅拌的那几人熟练。”

     季铃坐直身子,“你的意思是他只要会管理,知道流程和问题点,也知道该怎么做。他不需要精通具体做的事情。”

     苏洪微微笑,“对。他有不懂的地方也可随时去问总工。这样的人培训起来,应该会比培训一个炼铁师傅容易吧。

     “技术总管的任务其实也很大,他需要配合厂长把炼铁流程优化,每个岗位的每个环节制定工作指标。

     “另外你们必须设立巡检,或炉检,对各个岗位的工作时时进行检验,及早发现错误。这些检验人员可挂在技术总工下面。也可独立设置品质部门。”

     季铃陷入沉思,不一会又皱起眉头。

     贝拉自顾自地在吃东西,似乎没有在认真听苏洪的话。

     苏洪这才明白,让这些人真正听懂其实很难,就算他们听懂了,能执行到位也很难。

     方法有了,还需要有执行力。她们就没有这个执行力。

     苏洪一边给两人递食物,一边想着。

     就像现在酒吧制定了标准化操作和管理手册,他还是得时时盯着酒吧,那些赶鸭子上架的副店长其实根本没能真正领悟到里面的精髓,一步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他们都还是做不到位。

     换句话说,他们的执行力很差。

     炼铁厂的管理可要比酒吧难很多。酒吧的食物制作可以一个个站位分开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做好不同的事。

     而炼铁的工作,是所有人员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讲究相互配合。相比酒吧食物制作,难度的提高不是一点点。

     算了,不再讲了,先开好自己的十家酒吧吧。苏洪告诉自己。

     接下来,三人专心吃饭和闲聊,对于炼铁厂的事谈论不多。

     季铃还是一筹莫展,时不时皱眉或叹气,但苏洪已知道,此刻他帮不了她。

     而她也没有真正认可自己,对他的话其实是半信半疑的。

     这样比起苏洪教自己那些店员还要难。那些店员至少是真心把他当领导,他说什么,他们就照做。

     没有经历切肤的痛,是不会真正打开心门去改变的,就像之前友美和鲍里斯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