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管理瓶颈
    一天,季铃来酒吧喝酒,跟她一块来的还要公主的贴身女仆贝拉。苏洪被要求,跟她们一块喝。

     季铃似乎有烦心事,一直喝酒和说着炼铁厂中管理的事。

     什么人才稀缺,炼铁出问题,品质欠佳等等。

     这些问题其实很正常,在每个新开的厂都会出现。

     不过苏洪一直听下来,很快知道令季铃烦心的节点所在。

     她多次提到黛丝在问题的解决办法上与她唱反调。

     贝拉一直安慰季铃。

     “黛丝也跟你一样,是为了炼铁厂着想。”贝拉说。

     季铃灌下一口红酒,脸已微红,“她总是一副大小姐的样子,还总拿我不是西罗联盟的人来说事。又特别喜欢卖萌装嗲,讨那些负责人喜爱。其实内在就是一母老虎。”

     苏洪嘴里的酒差点没喷出来。他想笑又不敢笑,她没想到如此美丽的她会这样骂人。

     贝拉摸摸季铃的后背,说道:“算了。她就那样的人。”

     “你们的管理是怎么分工的?”苏洪一直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分工?”季铃想了一会,“平常炼铁厂有厂长、技术总工和保安队长管理。”

     “那你和黛丝呢?”苏洪更想知道,她们在炼铁厂的工作内容。

     季铃摇摇头,“没有分工啊。通常厂长等人碰到不能解决的难题——尤其是资金问题就找公主。公主需要管理整个小镇,不可能所有心思都在炼铁厂上,所以就委任了我们俩负责铁矿场和炼铁厂。”

     恐怕公主不认可你们中任何一人,苏洪猜测,不然不会让你们同时负责。

     她们两其实是相当于老板助理的身份,且有一定的权利。

     “那具体碰到哪些揪心的问题?”苏洪问。

     “比如这次,新的几十个熔炼炉炼出来的生铁质量都不佳,杂质仍太多,导致不得不停产。现在几万吨铁矿石还滞留在熔炼厂。”

     几万吨!!苏洪骇然,原材料积压必定导致资金无法周转。

     “现在都不知道,”季铃恼烦地拨开刘海,揉揉额头,“到底是重新卖给角鹰要塞,还是继续自己熔炼。”

     “以前几个熔炼炉时不是好好的吗?”苏洪问。

     “是啊!”季铃气不打一处来,“追责时,技术总工和厂长相互吵架,各说各的不对。”

     “他们怎么相互说对方?”

     季铃道:“厂长肯定说是技术总工技术不行,而技术总工又责怪厂长干预太多,且提供的操作员什么都不懂。”

     贝拉替季铃补充:“厂长认为操作员不懂该由你技术总工来教,不应该怪他。而技术总工又认为他提供的人资质太差,且他一个人精力有限。”

     季铃道:“所以我觉得应该去尖石城招募一些有经验的炼铁师傅和操作员,来解决这个问题。黛丝却说没必要花这个钱,还告到公主那说我不会算账。气死我了。”

     苏洪好好将她们的话整理了一下,片刻后问道:“炼铁厂的技术提供、生产管理、品质检测分别由厂长和技术总工谁来负责?”

     季铃眨巴几下眼睛,说道:“都有吧。从铁矿进入熔炼炉,再到生铁出来,两人全程都要跟着,指导操作员操作,发现问题要立即解决。”

     “谁职位更大?”

     “厂长。”

     “他是不是也懂技术?”

     “是的。”

     “谁技术更高?”

     “当然技术总工,但他脾气大,且不懂炼铁厂的管理。”季铃说。

     贝拉道:“以前熔炼炉少,有问题,他们可以立即过去解决,现在熔炼炉一多,同时出问题,根本来不及解决。”

     “就是。”季铃讲,“所以我才提议说再招募些炼铁师傅和操作人员。可是玛莎公主却认同黛丝不认同我。然而……”她满脸写着怨气,“她们又不能提出更好的方法来。就知道一味地否定别人。”

     贝拉安慰季铃,“领主府的资金现在很紧张,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几万吨铁矿石没法炼成生铁,更是导致没有新的资金进账,马上又得面临一万多矿工的薪水。”

     “所以得赶紧拿出现有的储备金,来解决这个问题。”季铃道。

     贝拉摇摇头,“其实你不知道,领主府的粮仓快见底了?”

     “啊?”季铃张大嘴。

     粮仓见底,等于一万多工人没有饭吃。

     贝拉道:“公主是准备等鹿头港开关时,大量采购来自东华王朝的粮食。”

     鹿头港是塔拉王国最大的港口,也是唯一一个对西罗联盟以外的国家开放的港口。

     同时鹿头港也是全国关税最低的港口。为了促进多国贸易,吸引外来物资,国王将鹿头港的入关税和出关税都降到百分之五。

     鹿头港每年开关两次,春季一次,秋季一次。现在正值秋季,开关时,会有大量外国商船前来贸易。

     其中,粮食大国东华王朝的商队也会来,他们出售的粮食全大陆价格最低。

     “原来是这样。”季铃大口闷下一杯酒,叹口气抱怨,“她什么事都不告诉我。”

     “唉。”贝拉也摇头叹气。

     苏洪再次整理了下她们的话,说道:“我觉得,炼铁厂主要的问题还是分工不明确。”

     季铃和贝拉相互对视了眼,一起问道:“怎么说?”

     “生产管理的事由厂长负责,而技术总工只要提供技术指导和品质检测就好了。只要生产的不合格就判退。”

     季铃摇摇头,“他们更会吵架了。”

     “吵架是难免的。有些问题是从吵架中解决的。”

     季铃撇撇嘴,表示不理解。

     原本她们就是要杜绝吵架,苏洪说吵架难免,这不等于问题还在吗。

     苏洪解释道:“但即使吵架,哪个环节出问题一目了然。而问题的归责必定落到这个环节的负责人身上,不会你认为是我的问题,而我又认为是你的问题。归责明确,相应的责任人才会积极主动地去解决问题。”

     贝拉对苏洪的话有些不屑:“那你说说,现在这事该如何避免?”

     苏洪淡定道:“几个熔炼炉时不会出质量问题,说明他们技术没有问题。几十个时就出问题,这显然是管理问题。换句话说,你们碰到了管理瓶颈。”

     “管理瓶颈?”两人又相互对视了眼。

     苏洪接着道:“增加炼铁师傅和操作员确实能在一方面解决问题。但人员成本和管理成本都会提高。”

     “你就说该怎么解决。”季铃咬咬牙道。

     苏洪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话切到了季铃的痛楚,因为他的观点和她之前的观点相反。

     不过事关几万吨铁矿,她还是在认真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