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季铃武装元甲
    友美怪笑道:“怎么?你也想跟我……嘻,下次吧。我收你半价好了。?33??

     苏洪抿抿嘴,凝重道:“你今天真地别去。”

     “切,真烦!”友美甩开他的手,跟着他人走出酒吧。

     算了,没空管那么多了。现在苏洪心里直打鼓,季铃到底什么时候来。

     直到所有客人走光,店员们也走大半。

     ……季铃还是没有来。

     “唉——”苏洪叹口气,心凉如千年寒冰。

     砰!

     酒吧门被打开了。季铃走进来,后面跟着胖鸡和元器战士队长。

     她跳坐上一张酒桌,吼道:“你怎么解释?!”

     苏洪想着该坚持,还是解释了事。忽然,“啪”地一声,胖鸡跪倒在地,神色极度慌乱,“我,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谁叫他们过来的,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啊。”

     “还狡辩!你是不是要挑战我的忍耐极限!”她看向那元器战士队长,说道:“道朗队长,辛苦你了。”

     道朗微弯腰,说道:“为季铃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请您帮我说说。”

     “好的。”道朗道,“前几日我们就发现了您的酒吧有组织卖yin的行为,我们还以为是您默许的,于是给您面子不敢行动。”

     季铃直摇头,吐口粗气,愤愤道:“所有人都知道,就我一人蒙在鼓里!”

     苏洪一直听着。原来季铃之所以不进酒吧,是道朗队长的建议。他们跟着那些从酒吧出来的ji女一直找到她们的地下窝点,并把那些皮条客和ji女一网打尽。

     “组织卖yin,该判什么刑?”季铃问。

     “……”道朗欲言又止。

     “说吧,别给我面子。”季铃跳下桌,背对着胖鸡。

     道朗挺直身子,一本正经道:“按王国律法并没有命令禁止卖yin,除非是强迫她人卖yin。按黑铁镇公主定的地方律法,像她这样大规模的,应判十年监禁,挖矿抵罪,以及没收所得收入。”

     “十年?挖矿?”胖鸡拼命摇头,歇斯底里道,“小姐,我都五十岁了,还几个十年啊。小姐你放了我吧。小姐你放了我吧。”

     季铃并不理她。

     “钱,我把我赚的钱都给你们。”说完,她跑入办公室。

     道朗立即跟过去,以免她跳窗逃跑。

     待他到办公室门口时,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他整个人向后倒飞,倒在几米外。

     接着,胖鸡走出来,右手套着元气手炮,左手横在手炮下面进行托举。

     一阵尖叫,酒吧的店员们纷纷找地方躲藏。苏洪也不例外,他躲到一旁的桌下。

     唯有季铃仍然站立不动。

     “小姐,这是你逼我的。”胖鸡状若疯狂地将手炮瞄准她。

     轰!

     一股金色的能量波快速冲出,击中季铃的身体后炸开。

     季铃吐出一口鲜血,倒退几步,但并没有栽倒。她胸前的衣服被炸裂开,肌肤已蒙上一层腐蚀肉体的金色元气。

     不过仅片刻,金色逐渐消退至无,肌肤恢复原本的雪白。她治好了自己。

     “武装!元甲医师。”

     季铃一声喊,几道绿色光带自她身上冒出,将她环绕。

     她双臂交叉相碰,身体里忽地冒出十来个物件。

     这些物件在空中逐渐变大,大到一定程度后,突然逆转方向,套在季铃的身上。

     他们分别是绿光闪耀的护臂、胸甲、护腿、长靴、手套、头盔。

     说时迟,那时快。整套元甲实际仅瞬间的功夫就完成了武装。

     她右手一张,一绿色的纹杖钻出手心,逐渐变大后,她再一握,将绿纹杖握在手中。

     此时,刚环绕她周身的绿色光带也消散了。

     四周一片惊呼,能看过元甲斗士武装的人没几个,如今季铃的武装却如此近距离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太美了,太震撼了。苏洪极力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地太失礼。

     胖鸡连续朝她射了几弹,但元气弹撞到她时,都如烟雾般散开。她本人只轻轻退了几步。

     “你自找的。”

     季铃冲过去,挥拳一击。胖鸡整个人被轰飞,并撞在墙上,胖胖的肚子完全凹了进去,喷出一口鲜血后,命丧当场。

     太强了!这便是所有人都梦想成为的元甲斗士。

     之前的苏洪在元甲学院学习,就是为了能成为一名元甲斗士。

     但这太难了,且并非学习成绩好就一定能成为元甲斗士。

     还需要钱、需要关系、需要大家族赏识等等,因为不管你学习成绩多好,如果不能获得一件可植入身体的元甲,就无法成为元甲斗士。

     对于平民,他们几辈子,甚至几十辈子赚的钱都买不起一套元甲。

     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努力学习和训练,以便得到某一家族的认可和接纳,以终生效忠这个家族的方式,来获得这个家族的元甲赠授。

     道朗爬起来,笨重的盔甲使得他动作变得很慢。他拍拍胸甲上被元气弹击中的位置,那里只有些轻微的凹陷。

     他本人看起来还很精神,应该没有受多大伤。不过季铃还是射了一道绿色的元精进入他体内。

     苏洪钻出桌子,走向季铃,“你还好吗?”

     “放心。那点伤,我瞬间就能治疗。”季铃弹开面罩,满脸自信地说。

     此时躲藏的人们也三三两两地钻出来。

     季铃用严肃的口吻,对所有人高声喊道:“今天起,苏洪便是酒吧的店长。”

     啊?苏洪张大嘴。他确实很想当店长,不过当这一切都来得这么快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震惊。

     季铃再看向苏洪,苏洪抬头挺胸,努力将自己的形象表现地最好。

     “今日这事之后,酒吧的生意定会大大受挫,我希望你在一个月内恢复到原来的收入。”她说。

     “没问题。”

     苏洪其实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此时在季铃面前,他得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我说的是合法经营。”季铃特别强调。

     “绝对合法经营!”苏洪保证。

     季铃微微点头:“记住你说的。如果完成不了,我会考虑换人。”

     苏洪深吸口气,努力点头:“我一定会把酒吧管理好的。”

     店长的薪酬是2金元每月,另外酒吧生意好的话,还有额外的奖金。以苏洪目前的状况,上哪也找不到这么高工资的工作。

     季铃再点点头,走到胖鸡旁边,取下那把元气手炮。

     她看了看,又擦了擦,最后丢给苏洪,说道:“这东西给你用。”

     “给我用?”苏洪小心抓着,这元气手炮可不便宜,20金元左右一筒,普通人没个十年工钱买不来。

     元器手炮打出的元气弹的直径有正常人脑袋般大,比之弓箭,它更容易击中敌人。

     且比弓箭冲击力更强,比如刚才,它打地道朗倒栽了几米远。

     它攻击到钢铁盔甲时,有一部分元气会穿透盔甲,给敌人造成元气伤害。

     由于道朗的盔甲也是元气器具,有抵消元气伤害的效果,所以没受到多大伤害。

     季铃站起身,“希望你不会用它来对付我。”

     “怎么会?”苏洪笑道,又觉得此时笑太失礼,立即抬头挺胸,正声道,“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