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友美,别去
    “我……我没有。”胖鸡不断摇头,“他,他冤枉我。”

     季铃看33向苏洪,脸气地发红,“你最好别没事找事。”

     苏洪显得很冷静,说道:“马上就到客人高峰了。我等会带你去看。但胖姨必须在这里等着,不能让她有机会出去报信。”

     “好。”

     时间一点点地流走着。胖鸡跪在办公室不断流着汗。

     办公室外面客人逐渐出现吵闹声和劝酒声。

     苏洪领季铃走出办公室。

     扫视一遍,此时大堂几乎坐满了客人。但那些看场子的男人和那些兼职的陪酒女都没有在。

     经过前些天的观察,苏洪已经可以确定,那些男人就是皮条客,而女人就是ji女。往常,酒吧客人高峰的时候,他们就会来,女人时常会给客人劝酒,以便酒吧卖出更多的酒。同时还会跟客人搂搂抱抱,最后被客人带出酒吧。

     现在,他们居然一个都没有来,按理,时候已经到了。

     “哪里不对?”季铃问他。

     苏洪一股冷汗冒出,没有立即回答她。

     他不断往门外望去,但还是没有看到他期望的。难道说,他们今天不来了?谁通知了他们?

     他看看友美和其他吧员,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胖鸡也没有时间出来通知他们。

     又一阵冷汗冒了出来。如果此时不扳倒胖鸡,自己会很难堪。

     不对,自己哪里出错了?苏洪绞尽脑汁地想。

     胖鸡既然敢暗地里组织卖yin,定然有一定的手段,看来是自己想地太简单了。

     对了。苏洪一拍手,不是有人通知他们别来,而是没人通知他们来。这原因只有一个——季铃在这里。

     他让季铃重新回到办公室。

     “怎么回事?”季铃问。

     胖鸡说道:“怎么样,冤枉我了吧。”

     苏洪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说道:“你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来了。只有你离开,他们才会过来。”

     “最好你说的是真的。”季铃有些发怒。

     “确定是真的。”苏洪十分肯定地说。但其实他心中还有有些发虚。

     “好,我现在就走。一会,带一支元器战士队过来。”

     “等等,小姐。”胖鸡说,“我跟您走,以免说我使什么诈。”

     季铃点头:“最好不过了。”

     苏洪心中更加发虚了。胖鸡能这么说表明她已经有十足把握来应付。

     季铃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室,穿过大堂走出酒吧,而胖鸡就一直跟在她身后。

     “姨娘。”友美追了过来,“那个红酒不够了,要再开一桶。”

     胖鸡转身,骂道:“那就开啊!自己去酒窖领。笨蛋,平时怎么教你的。”

     末了,她微微地摇摇头,这个动作在她身后的季铃是看不到的。不过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苏洪却是捕捉到了。

     苏洪重新投入岗位,为客人端酒送餐。

     过了很久,他都没有看到看场子的男子和兼职的ji女过来。

     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他看看友美和其他吧员,他们都跟没事一样。不过客人们开始焦躁起来,不知谁喊了声:“陪酒的呢?怎么还没来。”

     接着很多人开始起哄。

     “快叫女人们出来!”

     “妈的,老子等不住!”

     “友美,他们不来,你伺候我们所有人啊。”

     友美脸一下子红了,愣是躲在吧台不敢出去。

     苏洪灵机一动,他走到吧台边,催促的口吻道:“友美,你怎么还不叫女孩们过来?”

     “你懂什么呀。”友美转身擦拭酒瓶,不再理他。

     苏洪责怪地语气道:“你再不去叫女孩,那些客人就要发飙了。胖姨也会责怪你。她刚才不是叫你去叫人么?”

     “啊?”她回身,“她说了?”

     苏洪肯定地说道:“是啊。她刚才不是用摇头的方式告诉你没事了吗?意思就是让你去叫人。”

     “你……确定?”

     友美开始动摇了,苏洪笑着说道:“当然。”

     “可平常都是她去叫的啊。”友美忐忑不安地说道。

     “她已经带走了老板。自然得你去叫啊。看来胖姨骂你笨蛋还真没骂错,连我都看出来了。”

     “滚你!”友美将手中抹布丢向苏洪。

     苏洪拿下抹布,哈哈笑道:“快去吧,那些客人真地要发飙了,他们发飙完就到胖姨对你发飙了。”

     大堂的客人越加起哄了,有些开始摔杯骂人。许多人来酒吧就是冲着陪酒女的,喝过几杯酒,还不见陪酒女来,自然要发脾气,耍酒疯。

     友美连忙打开吧台木门,走出酒吧。

     苏洪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一半,期待着季铃和元器战士队别先来。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友美很快叫来了那群看场子的男人和陪酒女。

     几乎可以猜测,他们的窝点就在附近。

     陪酒女一来,立即迎向朝她们招手的酒客。而酒鬼们也早按耐不住,对她们上下其手。

     现在就等着季铃过来了。

     等待,再等待。

     沉住气。

     可是一直到后半夜,季铃都没有过来。

     苏洪再次焦急起来,眼看着陪酒女一个个被带走。

     快打烊时分,季铃都还是没有过来。苏洪更加着急了,时不时朝酒吧大门望。

     “想什么呢?”有人拍了他一下,把他吓一大跳。

     是友美,她正朝他笑。

     “哦。没,没什么。”苏洪努力掩藏自己不宁的心绪。

     她手上两杯鲜榨橙汁,递给苏洪一杯:“谢谢你啊。这杯请你。”

     “谢我?”

     苏洪根本没心思跟她讲话,接下橙汁随意喝下一口。

     “要不是你提醒我去叫那些陪酒女,我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哦,我,应该,的。”

     友美又推了他一把,“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不远处有个人喊了句:“友美!”

     友美转头回应:“等我一会!我喝完这杯橙汁。”她举起杯,喝下一大口。

     她再伸伸懒腰,跟苏洪抱怨道:“唉!你的工作完了,我还得继续呢?”

     工作?苏洪想了会,明白她的意思,“你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的?”

     “不记得了。十五,也许十四岁吧。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姨娘说带我去赚钱。其实就是带我来黑铁镇做这事。

     “那时姨娘还不是这家酒吧的店长,季铃老板也没有盘下这家店。”

     “你第一次是被迫的?”

     “不知道。反正我被骗到一个房间里,说让我赚钱,他们也确实给了我很多钱。”她皱起眉头,举起橙汁,猛喝一大口。

     “现在想想,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那个老头弄得我很痛。”她抓抓头发,“不说这个了,现在,姨娘做了酒吧店长,我也跟着赚了些钱。我每次都会挑选顺眼的接。”

     苏洪也喝口橙汁,不忘看看酒吧门口。

     “好了,不跟你说了。”友美将果汁杯放下,对苏洪说道,“我走了,明天见。”

     “等等!”苏洪拉住她的手,“今天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