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人管人,还是制度管人
    苏洪露出招牌式的微笑,示意她坐下,并倒上两杯水。

     友美委屈地快哭了,“他们都说我必定会是第一家店的店长,可此时……”

     苏洪举杯喝口水,说道:“新店有新店的规范,你有没有发现,我在弱化传统的人管人的方式,而逐渐加强制度管人的方式。”

     友美摇头。

     “人管人,对店长的要求很高,很难招到更多像你这样有管理才能的人才。而且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管理方式,店一多就会产生管理混乱。”

     苏洪悉心开导友美:“制度管人就不一样了。有了可行的制度——经过检验后成功的制度,那么提升上来的店长,他们在管理新店时,有据可循,管理起来也会比较轻松。甚至如果店长犯错,店员也可依循相应的制度来检举店长。”

     友美摸摸头,疑惑道:“检举店长?”

     “是啊。如果店多了,出现部分店长暗中针对店员、克扣店员工资或贪污等,谁来监督?

     “我之所以不提升你为副店长,是希望你在这一块的观念上有所转变。希望你放下以前一人独大的一些管理方式。”

     “可是……”友美欲言又止,她吐口气,低下头道:“那我到底要怎么做店长?你知道……我一直很努力,每天再累也无所谓,这颗全星店员工作牌就是证明。”

     她推了推桌上的工作牌,“且我对酒吧是全心全意的,没有半点疑心。我保证。”

     苏洪端起水杯,再喝上一口,“把眼光放大一点。友美。我对你的定位可不止是店长。”

     “嗯?”友美睁大眼。

     “我对你的定位是副总监。”

     “副总监?”

     “管理所有店长。”

     “啊?”友美张大嘴,眨巴着眼睛。

     苏洪计划当个甩手掌柜,所以要把总监的管理权利分出部分去。

     而就目前的情况看,友美是最佳人选,资历老,做事卖力,有管理经验,识字会做账,关键她真地是在全心全意地为酒吧服务,这点苏洪能从她历来的工作中看得出来。

     “真的吗?”友美还是不敢相信地问。

     “真的。”苏洪说,“那么现在你以副总监的身份,来看下你手下的店长们。

     “假设我们十家店都已经开出来了,你是希望他们各自按各自的方式管理酒吧,而你对他们的管理方式完全处于失控的状态。

     “他们什么时候去留不确定,他们暗地里搞小动作也很难察觉,他们针对并赶走老员工,发展自己的手下,合伙贪污,一起欺骗你。你喜欢这样吗?”

     友美摇头,“不喜欢。”

     “还是我们有固定的管理手册,每家店的管理方式都一样,而你只要定期巡检和指正错误就行,即使有店长离职,立即有相同能力的副店长顶上。”

     “我选后者。”友美低下头。

     苏洪继续给她解释:“当然,这管理手册很关键,首先它必须是从已成功的店里复制出来的,其次,它必须不断地革新,以解决运行时不断发觉的问题。”

     “嗯。”

     “再顶一些天吧。”苏洪说,“我会先让你做总监助理。这样你会不会好受些。”

     “嗯。”友美点头,“谢谢你。”

     “好了,预计下月,我们会开第二家店,你可能会越来越辛苦哦。”

     “我不怕!”友美说,“那个……”

     “有什么话直接说。”苏洪道,“先喝口水吧。”

     友美端起杯抿一口,“好像鲍里斯跟我有同样的想法。”

     “嗯。”

     鲍里斯是资深厨师,而苏洪弱化了厨师的能力,把所有食品都简化到新人五天就能学会制作。

     这样到了后面,鲍里斯基本不用干活了,他教出来的新手全部能替代他。

     虽然一个新人不如他强,但一群掌握了方法的新人有秩序地配合工作,就远胜于他了。

     而鲍里斯是厨师,他自然不愿意干服务生或保洁的工作,所以他到现在还是一星店员。

     当然他的工资,苏洪还是按照副店长的水平给他发放,且不时还给他发研发奖金。

     只是这老头一项爱面子,受不了别人比他等级高。

     “他曾跟我发牢骚,觉得很憋屈,说早知道食品配方和制作方法就不交出来了,怪自己太老实。”友美说。

     “嗯。你去把他叫过来。”

     只有等到痛的时候,一个人才会开始改变。苏洪觉得,是时候跟鲍里斯谈谈了。

     友美走出办公室。

     不一会,鲍里斯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苏洪对面,眼睛只盯着窗外看。

     苏洪同样给他倒上杯水。

     “怎么了?”苏洪笑道,“友美说你最近在闹情绪?”

     “哼!”鲍里斯鼻孔出气。

     “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鲍里斯。”苏洪道,“没有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厨师。”

     “好啊!”鲍里斯粗声粗气,“你把开除好了!”

     苏洪笑道:“谁说要把你开除了?”

     “是,你肯定要做好人。我成全你,我自己辞职。”

     “冷静点。我也没有说要赶你走。”苏洪道,“你知道其他人怎么说你吗?脾气暴躁,教新人时总是骂新人笨,店里有食品制作规范,但你自己却不按规范操作。”

     鲍里斯不服气道:“那是因为我觉得多几道工序可增加食品味道。”

     “可是那些新人学不会。”

     “那是他们的事,他们笨!”

     苏洪微皱眉头,说道:“我们的目标客户是工人,他们对食物的要求不会特别高。而你做的食物是偏向于贵族的口味。”

     “精益求精,这有错?”

     “成本大大提高不说,我开第二家店的时候,我去哪里请第二个鲍里斯?开十家店,我到哪里找另外九个鲍里斯?”

     鲍里斯脸抽动了一下。

     半响,鲍里斯低下头道:“我知道了,我不适合这里了。我走。”

     鲍里斯起身。

     苏洪把他拉下来,“这里需要你。真的需要你。”

     鲍里斯酸酸地道:“已经有许多新人可替代我了,还需要我什么?”

     “他们只知道怎么做,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而你却知道。”

     鲍里斯努努嘴,不再说话。

     苏洪推推桌上的两份牛排,“你尝尝两份味道哪里不一样。”

     鲍里斯看了看,拿起刀叉各切下一小块,分别咀嚼一番。

     完事,他喝口水,说道:“左边的偏淡,右边的太咸。”

     “谁没有按照手册制作?”苏洪抓重点问。

     “都没有,但左边的好一点,右边的我怀疑他第一次涂了蜜汁后,又忘记自己已经涂了,于是又涂上一次。”

     “这就是你的优势。”苏洪说,“你只尝一口就知道问题处在哪里。”

     鲍里斯不说话。但苏洪看得出来,他心中还是喜悦的。这位老厨师,很爱面子,特别怕没存在感。

     “那么你认为谁问题更大?”苏洪接着问。

     “当然是右边这位,太咸,客人肯定骂。”

     苏洪笑了笑,“我却认为左边的问题更大。”

     鲍里斯皱起眉,他又切下块左边的尝尝,说道:“虽然淡点,但味道还行啊,且客人只要要求再加点蜜汁烤一下,味道就刚好。而太咸的这块,连回炉的可能性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