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被拦下
    苏洪、季铃、冷霜三人在鹿头港采购粮食的任务基本算是完成了。

     他们带上满载粮食的牛车马车驶离码头。

     进入鹿头港主干道时,前方一群聒噪的人堵住了车队的去路。

     苏洪、季铃、冷霜连忙走到车队最前方。

     一群商人拦在大路中间,在道路两边还有几队鹿头港的治安军。

     季铃看向治安队长,“怎么?鹿头港不让人走?”

     治安队长道:“季铃小姐,拦住你们的可不是我们治安队,是这些商人,我们是来维持秩序的。”

     “维持秩序?”冷霜亮出长枪,冷笑道,“那为何不把阻路的人驱逐开?”

     治安队长转向众商人:“你们有什么话快点说吧。”

     一位相对富态的商人走上前,“季铃小姐,交易价格本是各自的商业机密,但既然你们签署了联合抵制粮价的合约,我们就有必要知道。”

     其他商人起哄:

     “对,我们需要知道你们的价格。”

     “你们是不是在用铁矿石交换粮食?”

     “你们怎么交换的?”

     “交换比例是多少?”

     混乱中,苏洪瞥见旁边一家酒楼的窗户上两张脸孔——奥布里伯爵和西罗商会盖亚分会长。

     那富态的商人示意大家收口,对季铃道:“我们想听听你怎么说。”

     季铃轻轻嗓子,“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是用铁矿石交换的粮食,我们没有价格,但交换比例在联合合约范围内。我们没有违反合约。”

     “具体比例是多少?”商人追问。

     “无可奉告!”季铃丢下句话,对后面的车队喊,“继续前进。”

     冷霜用长枪拨前面的商人,为车队开路。

     有些商人仍然不情愿推开,大喊大叫,吵闹不已。

     季铃看向酒楼上的奥布里伯爵,“你们鹿头港的治安就是这样的吗?”

     奥布里嘴角抽搐了下,对下方的治安队长喊道:“还不赶快把道路清理开。”

     盖亚分会长则朝下方的商人们喊道:“季铃小姐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们没有违反联合合约。铁矿石对粮食的比例自然在一比一之上。”

     他的话仿佛威望的将军给忠勇的部下下答的命令,所有商人纷纷让开道。

     车队顺顺利利、浩浩荡荡地走出鹿头港。

     苏洪和季铃再次坐上来时的豪华马车,却已没了来时沉甸甸的心绪。

     “当!当!当!当!当!”

     鹿头港的塔钟传来五声巨响,传达了他们离开的时间。

     季铃打开一瓶红酒,倒上两杯,与苏洪共酌。她还扔给车外骑大黑马的冷霜一瓶。

     “谢谢你!”季铃举杯,对苏洪道,“这次没有你的换粮方案,我都不知道怎么交差。”

     “没,没什么,我本来就是你的员工嘛。呵,呵呵。”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没有哪个员工似你这般能干和忠心的。”季铃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掏出把匕首。

     刀鞘上精细地雕刻着几朵美丽的茉莉花,刀柄被精心打磨了防滑的纹理,末端刻着个如花般的“季”字。

     季铃道:“这是把精钢匕首,我离家时,我大哥送我防身。如今我已是元甲战士,几乎用不到这匕首了。一直想找个人送出去,却找不到合适的人。现在,送给你了。”

     苏洪接下匕首,手心传来季铃留在其上的余温,心中不由一暖。

     精钢匕首价值不低,但也不算太昂贵,如今苏洪握在手上,却觉得沉甸甸,它是季铃的随身物,又是源自东华王朝的季家。

     对于季铃,即使她现在不用它,它也承载着一种家乡的情怀。

     而如今她却要送给他,可见它承载的心意极其厚重。

     “好。那我就收下了。”

     苏洪享受着喜悦的冲击,他拔出匕首,寒光乍现,匕首尖细而长,恐怕就连铁块被它刺中,也要出一窟窿。

     牛车的速度很慢,行至平坦草地的尽头,黑石山路的脚下时,天已经非常黑了。

     道朗安排车队扎营,让一部分人解下牛车马车的绳扣,牵牛马去四周享受青草,一部分车夫则生火、烹煮食物,再一部分人负责搭帐篷。

     他留下两百多人的治安队和四十个元器战士队在周边守候,自己则和领主府的八个骑士在更远处打探情况。

     待他们回来时,饭食也烹饪好了。

     所有人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热菜汤、烤肉和软面包。

     晚饭刚过时,一对人马从鹿头港的方向驶来,离他们越来越近。苏洪等人立即警惕起来。

     这条路通常只有去黑铁镇和角鹰要塞的人会走。

     这些人应该不会是去黑铁镇的,那么会是去角鹰要塞的吗?

     他们在五百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他们马车和旗手上的旗帜因夜色太黑看不清。

     道朗和冷霜立即骑上马,有两个骑士竖起剑齿虎旗帜,也跟着骑上马,向他们骑过去。

     于此同时,对方也有四个人骑马过来。

     双方碰面后,一番短暂的交谈,又各自骑回自己的地方。

     道朗和冷霜来到季铃苏洪旁边。

     “是鹿头港最大的武器店和他们雇佣的佣兵。”道朗说。

     “他们连夜赶路,这是要去哪?”季铃问。

     “角鹰要塞。他们说要去购买生铁和兵器。”

     “啊?需要连夜赶路吗?”季铃表示不解。

     冷霜道:“他们说鹿头港的生铁和兵器在涨价。他们得在涨价风传到角鹰要塞之前采购这些东西。”

     季铃点点头,叹口气道:“角鹰要塞比黑铁镇还要远,要是黑铁镇的生铁贸易也对外开放就好了。”

     冷霜也叹息:“是啊,那么这些人肯定是优先到黑铁镇采购生铁。”

     那些人马继续开动了,按西罗联盟不成文的规矩,在野外不熟悉的两方势力相碰时,需亮出各自旗帜,快行的一方,需保持二百米以上的距离绕行。

     由于苏洪他们就驻扎在山路口,那些人马只能保持着三十米左右的距离绕行上山。

     苏洪粗略估算了下,他们此行至少一千辆马车,两百个佣兵,如果采购生铁或兵器定是个不小的数目。

     晚上有道朗及他的部下守夜,苏洪和季铃算是落得清闲。

     不过一整晚,他们被惊醒好几次,因为时不时有人马上山。

     道朗每次打探回来,报告来时都说他们是去角鹰要塞采购生铁和兵器。

     苏洪猜想,定是己方以铁矿石换粮这一导火索,加快导致了铁矿石、生铁和兵器涨价。

     商人必须要有敏锐的头脑,商机就在眼前,过去的这些商人,第一波可能能拿到好价格,接下来的就未必了。

     角鹰要塞定然也会观察形势,逐渐提高出售价格。

     苏洪有跟季铃一样的感叹。如果黑铁镇能开放贸易,这些人必定先走黑铁镇。

     如果黑铁镇能直接打造钢制武器那就更佳了。

     这些过去的商人可都是钱啊。此时,这些钱就只能让他们白白流走。

     苏洪同样惋惜,惋惜公主有钱不赚,非得给角鹰要塞赚。

     第二天醒来时,那些车夫们已经在收拾帐篷了,牛、马的缰绳也都扣上了粮车。

     “上路。”

     道朗喊了声,车队慢悠悠地驶向倾斜的山路。

     牛车太慢,路上的时间还得五天,苏洪恨不得早点回去看看三家工友之家酒吧怎样了。

     他伸个懒腰,看见旁边季铃冷霜住的帐篷正在拆卸,再看向那豪华马车,季铃正在里面梳理头发。

     苏洪走过去。

     “等我一会。”季铃边说边梳头,一下下,打叉的发脚在她手中木梳下变得顺溜。

     对方定然以为自己想现在上马车,苏洪想,实际自己来提建议的:“呃……,不如我们两先回黑铁镇。”

     季铃转过来看了他一会,眨了几下眼睛,“也行。”然后继续摆弄她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