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明榜的最终对决
    春天慢慢就过去了,桃山剑宗迎来了夏天。桃花落尽,桃山开始准备明榜。

     其实明榜本身不叫明榜,而是某些人喜欢将它叫作明榜罢了。明榜的原名叫桃山剑宗弟子剑术榜,是用来对桃山剑宗某一代所有弟子进行整个排名的,也就是说,不管怎样只要你是桃山剑宗的弟子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明榜里。

     桃山剑宗教授学剑的时间是十年,一般只收两代弟子。且只有一代弟子全部离开了之后,才会有弟子补充进来。我们二十代弟子之所以进来,就是因为在我们来的那个夏天桃山剑宗的第十八代弟子走完了。

     所以,明榜分为两榜,一个是上榜,是比我们前五年进来的十九代师兄师姐们争夺的;另一个与之对应的自然是下榜,是我们二十代弟子争夺的对象。

     可以这么说,明榜成就了桃山剑宗今日的风采;那些当年在桃山剑宗明榜里排名靠前的师兄都早已成为了功名显著的剑客或者功成名就的将军,他们对桃山剑宗的慷慨相助也正是支持桃山剑宗走到现在这么大的原因。

     草屋前,我坐在已经劈了三分之一的青石上,手里拿着那把早已那么沉重的重剑,与师父畅谈。

     师父喝了一口茶,道:“你这一次参加明榜的目的是什么?”

     我斗志昂扬地道:“把许傲踩在脚下!”

     “不行,这样太张扬了些,不仅会暴露我,也会暴露你。”

     “那我要遇见许傲的话要被许傲打败?”

     “对。”

     “那他要是像上一次一样把我踩在脚下呢?”

     “那你直接杀了他。”师父的话里透着最散漫的随意与最严肃的认真。我看着手里的剑,从未想过杀死许傲后我到底会怎样。

     明榜的比赛方式与秋试自然不同,不可能是一战定名次的战斗,虽然同样是分组,但每人先有三次的对战机会。然后将一个组内的人分为上中下三等,再一次按照所分的等级战斗。

     算下来,每个人最终下来至少要战斗十余次才能得到最终的名次。这名次所带来的荣耀和羞辱关系到的是很多东西,最直接的一点就是面子。要是名次太低了,弄得桃山剑宗所有人都知道的话,那就连给桃山剑宗扫地的老头都不拿正眼瞧你。

     由于师父的要求,我不可能取得太好的名次,连中间都不能取得,我就是去看着玩的。当然,也不能输得太惨,输得太惨一样会被人怀疑。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让我们来玩明榜吧。

     明榜那天天气极好,我们第二十代的弟子会先比试,三天后的我们会观赏第十九代弟子的比试。

     三天时间要进行上万次的比赛,不要说比赛场地是个问题,连裁判人数也是一个问题。所以,第十九代弟子便充当裁判。唉,这事说来恶心,就我打得那十几场比赛,没遇到一个师姐,全他妈都是师兄。

     我的第一战遇到的是第一个人是个男的,剑法算中上。我和他没过几招就故意露出破绽,他赢了。

     我就这么输了几场,后来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后面的男的只要不是遇见实力太强的我都不打算输了。

     我的明榜我在参加之前就想清楚了,遇到男的就以最快的速度打赢,遇到女的嘛,呵呵,就好好缠斗一番,然后装作认输。

     我的明榜之战结束得很快,名次只要七百多名,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会吸引别人注意的名次。

     但明榜的好戏在后头,在别人的决赛上。比如安洛君,与她对战的男的没有一个胜过她的,全部都输了,除了一头野兽。我简直想开骂,为什么我没有遇到安洛君,我也想输一把。

     除了安洛君之外还有一人在那天出了风头,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许傲本身剑术就真的不怎么样,很多与他对敌的人之所以会输给他全都是因为他的地位所致。

     可这里面偏偏有个小子完全不识相地和许傲认认真真地杀了一顿。让人看得那叫一个痛快,差点没鼓掌。

     这个小子就是胡旋,是个富家子弟出生,但听说是个私生子,小时候受了不少苦。后来丫环成了正房,他也就更着进了胡府。可是胡旋是山里长大的,住不惯胡府里的生活,闹得太厉害就被胡老爷送来学剑了。

     胡旋是个很厉害的小子,比我小一岁。笑起来的时候可以看见不经世事的纯真和老子天下第一的邪恶,他的笑容里透着这样纯真的邪恶。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样的人是头野兽,既然是野兽那么很多人话就不可能听得懂。

     所以,尽管胡旋知道了许傲的身家,但还是不屑一顾,怎么都想与许傲认认真真地战一场。

     为此,桃山长老们特意让两人分开了,毕竟要是真的打起来,赢了的好说,输了的那边不好交代。可惜,一个是千金之躯,是个人遇到都会输给他,输到最后他必然站到了巅峰;另一个是不通人言的山野猛兽,虽然不是是个人都输,但他却真的能一战又一战地打赢,甚至连安洛君都不留情。

     这样的两人注定相遇,谁也阻拦不了。

     胡旋的确是个剑术上的天才,不过这个天才也很好色,别人看见漂亮师姐就算再不要脸那也都是吹口哨,他倒好,直接来一声狼嚎。

     嚎完后还恬不知耻地欣赏师姐害羞的表情,真是的,比我还好色的人我算是终于见识了。

     胡旋对战许傲,这一战本身极有看头,所以在这两人决战的时候桃山剑宗的很多人都来了。

     几乎所有人都是来看许傲输的,不管是寒门还是富家,没人想看到许傲赢,除了许傲自己,只是大家都不说出来而已。

     对战开始。

     有了执法长老的威严,许傲和胡旋不得不装模作样地像对方行礼,行完之后便立即开战了。

     许傲上来就用了许家的剑招。许家剑术讲究的是一往无前的剑势,要的就是用这股剑势直接压制对方,可以这么说,许家剑讲究的是霸道。

     胡旋不一样,胡旋用的是山里猎户教给他的杀狼的打法,刀刀见血,完全的野兽打法,极为嗜血。

     双方交锋的第一个回合胡旋被许傲一剑划破手臂,许傲被胡旋一剑滑到了腿部。腿部的衣服一露出来,我们就可以看见许傲穿着的软甲。

     胡旋舔着自己的血,骂道:“你******能不能要点脸。”

     “你******能不能要点素质。”许傲也骂道。

     观战的我笑了,在心里暗骂:“打个架还屁话多。”

     双方很快第二次开战,十余招之后分开,两人的身上又多出了伤,不过胡旋的伤明显比许傲的要深得多。许傲竟然全是都穿了软甲,这倒是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胡旋在剑术上有明显的差距,甚至可以说在用剑上极为笨拙,该用的剑招几乎不会用,往往都是靠着蛮力去破。

     双方很快便是十余回合,每一回合下来胡旋都会受伤,但他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因为流血而慢下来。

     相反,胡旋变得越来越炽热,他看着许傲,眼中充满了火焰。胡旋露出畸形的笑容来,他的脸生得本来就不怎么样,这一笑简直吓人。

     许傲看着胡旋,也露出笑容来。

     双方此举似乎是一个约定,最后一战的约定。

     许傲刷地一下冲了出去,胡旋也如此。

     砰!两把剑相撞,随即是十几下的撞击!仗着自己强大的力量,胡旋几下将许傲逼到了擂台的边缘。

     高潮来了!高潮来了!我在心里暗自呐喊。

     这时,我忽然见许傲动了一下剑,不顾胡旋的剑劈到身上,反正身上有的是软甲。他一剑砍了过去,胡旋知道砍中许傲也没用所以不得不拿剑来挡!

     就在这时,我见许傲的下一剑招有些怪异,他直接跳了起来手握剑柄从上往下直接一剑插了下去。胡旋举剑再防的时候,许傲忽然弃剑。没错,他弃剑,然后身体先剑落下。

     那是发生在一刻之间的事,胡旋的头上还有许傲的剑,但许傲已经落地了。胡旋不会将注意力放到许傲身上,因为许傲伤不了他,但许傲的剑落下绝对能伤到他。没有迟疑,许傲一腿扫了过去,将胡旋直接踢翻到了擂台之下。

     比赛结束,许傲胜了,成为了明榜第一。台下又有几个男的花痴在那里欢呼,其它人都是做做样子。

     我暗自估摸着两人的战斗,胡旋明显受到了比赛的限制,以至于在根本放不开手脚,就算放开还是要败在许傲的软甲上。

     终于结束了,输了的胡旋却在地上大声呼喊:“给我刀,给我刀,给我大刀,我以前都是用刀的;要是能给我刀,我绝对宰了他!”

     许傲也在擂台上大喊:“给他刀,给他刀,给他要多大就有多大的刀,就算给他刀老子也能打赢他!”

     执法长老懒得管他俩,直接宣布了比赛结果。

     我在下面笑了,在心里默念:“要是我师父同意,老子一个打你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