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破剑式
    秋试的结果显然易见,是我输了。

     我悻悻地走了,扒开嘲笑的人群,一路低着头,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怎么虐许傲的场景。

     我一剑刺出,剑进入了许傲的脖子。然后一阵鲜血喷射而出,我用力一扔啊,许傲便成了地上一滩血泥。

     但是,不管我如何想,我也没有抹掉我心里那股挫败感。那种挫败感是我以前所从未体验过的,我在夜城里那里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没有再看剩下那些人的比赛,我实在没什么心情,倒是想哭,可在那么多人面前我哭不出来,仅存的坚强到还是有的。

     那天会师父茅屋的路很是难走,我记得我走的很慢很慢,很是不知道该怎样将这个结果告诉师父。

     到了茅屋后,我看师父正悠闲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在那里安静地喝着茶,见我来了首先发问:“输了?”

     我低着头小声地回答:“输了。”

     “不出所料,痛了?”

     “痛了。”

     “那去练剑吧。”

     我有些不耐烦地站起来,颓丧地拿起自己的剑准备去后山砍那块青石去了。听着我怨气地劈着那块青石,师父走了过来开始和我聊天。

     “想不通?”师父问,看着我笑了笑,像个老顽童一样。

     “许傲那家伙那有每天挥剑千次啊?”我嘀咕着说。

     “可倒在别人脚下的人,注定没有发言权。”

     “但是,倒在别人脚下的人,也是人。”我反对道。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就好像,有时候强者放个屁都是道理,弱的说了再多道理也像放屁一样。”师父说,他说的话这时才开始被我所记住。

     我默默地挥着我的剑,并不赞同师父的说法,在我看来,倒在别人脚下的人也是人,既然是人,那总该给人家留几分面子。

     我俩一阵沉默,直到师父再一次问我。

     “知道疼了吗?”

     “知道了。”我点头,“我确实狂了些。”

     “还不错。”师父点头,“人要是连点狂气都没有那还做什么事。但,你好歹认清形势再狂,你起码要知道对方什么实力你才狂。来练剑吧,别想着练剑是为了将来把那个人踩在脚下,孤客,你练剑的目的是把所有人踩在脚下,但你却放过了他们。这才是高手。”

     “可师父,如果我练剑不是为了下一次把许傲踩在脚下,那我练剑用来干嘛?”我问,这确实是我的问题,这确实是我当时的目标。

     “还为了杀了他。”师父道,语气认真。

     我看向师父,师父笑着向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对我以后影响很大的话:“人,要么就别惹。可如果惹了到了非拔剑的地步,那就把事做绝。”

     “杀人不太好吧。”我摇头,从未想到过自己竟然还要杀人。

     师父沉默了片刻,然后摸着我的头说:“孤客,剑道是冷的,剑客的心也应该是冷的。当我们肆无忌惮地挥剑的时候,我们大抵不会去思考被砍者的感受。当我们踩在别人头上的时候,也大抵不会去思考被踩的人到底是何感受。”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我和师父的谈话,我好想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什么?)

     (我那天没告诉师父我输给许傲的细节啊,可师父是怎么知道的?可师父在我去之前好像并没有说要去看我啊,那天光顾着伤心了,都没意识到。)

     我败给许傲的那天,师父开始真正地教给我剑招。

     “我想叫你三式剑招,三式者:破、势、杀!

     破剑式,剑有双刃,却只有一个剑尖。所厚之处,在中央,两边薄而锋利,随意劈砍。剑之攻道,破字全解。所谓破,便是不管对方如何防守,皆破其剑招,进而破其势。破剑之说,若对方无力,则以力破之;若对方有力,则以巧破之。

     剑有双刃,凡人皆说剑总是伤人伤己,却忘了,剑是死物,它从不会背叛人。如果你不想伤到自己,那么剑锋向前,一往无前之势才是正道。

     破字在前,然后以势压人,所谓势,便是形势。

     若你在上风,便要一直压着他打,便不能停,不管他出什么样的剑招你都不能停,你要压着他打,一定要打到他绝望为止。

     剑这件兵器,是用来杀人的,而不是用来比的。如果只是比剑,那么前两式已经够用,但如果是要杀人的话,那杀剑式必修不可。杀剑式,重点不在剑,而在于技巧与剑招。你必须知道怎么去杀一个人更容易杀死,去砍那个地方才能砍中要害。

     这三招是基础,还有一招名为守剑式,这招你不用学,我也不会。你要是真的被别人逼着用出这招了,那也离死不远了,学来没用。

     破剑、势剑与杀剑是基础,随后无数人创出的所有攻击类型的剑招其实都是根据这些创出来的。你练会这三招之后就去和人打架去,打到什么时候三招熟练了你就算差不多了。”

     秋试后的秋天,师父开始教我破剑式。

     我练着练着,发现原来那天许傲之所以能一剑将我的剑劈飞其实是用了破剑式中的一招。那一招几乎没有任何技巧,只要力气大就行了。

     整整一个秋天我都在运那把七八十斤重的剑,秋天结束的时候,终于可以勉强举起来,或者笨拙地做出某些剑招。

     劈那块青石的时候也渐渐得心应手起来,用破剑式后那块石头变得极为好劈。甚至觉得,这块房子大的青石,有个三年时间还是能劈出来的。

     至于划破树叶,我依旧没有什么气势,所以难以划到。

     一个秋天之后,我的剑术没有很大的提高,身体却练得结实了起来,围着桃山剑宗跑一圈下来虽然还是汗流直下,但再也没有什么窒息的感觉。

     人天性都是懒的,在十二三岁这样贪玩的年纪里,遇见一个可以逼你认真的人,是一种不幸,也是一种幸运。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到底不可能自己逼着自己去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有的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但若不是你的,你得到了,也没用。”快要入冬的时候,我和师父在路上,师父开始对我讲道理。

     “师父,我懂了,你的意思是我该把刚捡到的这锭银子放回原处等待失主吗?”我抛了下手里的银子问,还挺重的。

     “错!我的意思是我们赶紧花了这锭银子,喝酒去。这样这就是我们的东西了。”师父怅然道,然后和我准备下山找个卖酒的地方喝酒去了。

     路上,遇见了一个我既想遇见又不想遇见的人——许傲!

     “喂,那个废物,来我们比剑吧。”许傲对我喊道。

     我正想转身问师父该不该答应时,发现师父已经不知道去了那里。

     好吧,既然许傲要打,那我也只好奉陪到底。

     我的剑再一次和许傲的剑撞到了一起,然后,按照师父交代的那样,我在和许傲打了几下之后忽然松开手让我的剑直接飞出去。

     许傲见我的剑飞了出去,豁然兴奋了起来,于是也丢了剑挥拳而来。这一次我自然简简单单地就避开了,许傲的挥拳再快能快过满天飘飞的落叶吗?

     挥了十余拳都没有打中我,许傲终于放弃了,为了自己的面子,只好找个台阶给自己下:“不是他剑招不行,而是因为我剑势太强。知道我怎么做到的吗?”

     “不知道!”又是那群搔首弄姿的花痴,还他妈是男的。

     许傲自信到:“我每天练剑三个时辰,十年如一日,方才有所作为。”

     “哇!”那群花痴惊叹不已地高呼。

     “看到那个人没有,他一定天天偷懒,所以他的剑才会掉。”许傲指着我毫无羞愧地大声嚷道。

     “好懒啊!”一个花痴道。

     “这样的人怎么上的桃山剑宗?”另一个花痴道。

     “这样的人未来是不会有出息的啦!”还有一个花痴道。

     ……

     唉,我走开了。下山的路上师父不知从什么地方来到了我的身边。

     “承认吧孤客,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就注定要被这个世界上无数自以为是的笨蛋鄙视无数次。”师父安慰我道。

     事实上,师父不用安慰,我没觉得多丢脸。这个世界上丢脸的事不仅是别人的嘲讽,更是自身的弱点被人嘲讽,若自身本不存在那个弱点,那就算被别人笑也没什么丢脸的。

     “师父我发现许傲值我的多少了。”我笑着道。

     “什么意思?”

     “他只值我一个秋天的时间,因为我只用一个秋天的时间就赶上了他。”

     “说得好。”

     那天我和师父在桃山下的一个酒铺里喝了好一会儿酒,又吃了几盘牛肉。当我们出来时,天正下着雪,许傲正在找他掉的银子。

     “孤客师父觉得师父说错了一句话。”

     “什么?”

     “有的东西,是别人的,你得到了,就是你的了;有的东西,是你的,别人得到了,就是别人的了。”

     雪地里留下我俩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