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四月,包子与皇位的选择
    十二岁那年,夏。

     四月份,夜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一个老人来到了夜城,浑身金光闪闪的,看起来绝对是个有钱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得像银子,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比乌龟还要慢一些。他的身边一个同样浑身金光灿灿的老妇人扶着他,老妇人的步尽管也有些摇摇晃晃的,但步伐却比老头稳得多。两人就这么相互搀扶着,走在夜城的大街上显得很是恩爱。

     他俩的身后还跟着百十号人,都带着刀与剑,走起来很整齐,每个人都神采奕奕的。很显然,这是一支军队,只是穿着便服。

     哦,看起来的是个大人物哟,那个老头。

     就这么,大人物带着这些人来到城北夜溪叔那里。

     夜溪叔是个很俊俏的人,对于比我长得俊俏的男人我实在不想不多说,但如果非要找点什么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夜城各大青楼都对夜溪叔开出了半价的优惠。可是,夜溪叔啊,那个忧郁的男人就喜欢在城东的某地卖自己的包子(不过我估计夜溪叔不去的原因是因为他兜里其实没钱)。

     看着自家包子铺前来了两个人,夜溪叔便停下了手中的活,搬了张椅子放在太阳底下,然后躺下,显得很无礼。他似乎已经猜透了来人的身份。

     “儿子哟!我是你父皇!”大人物一声悲痛的哀鸣,忍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我靠!二十五年前你可没认识到这个问题。”夜溪叔一语“惊叹”,然后不耐烦地将头偏向一边,对这位突然出现的父亲没一点好感。

     “今天的我知道错了!我来接你了。”大人物痛哭道,声音不算大,但周围的侍卫们都哭泣了起来。

     很感人吗?抱歉,至少我没听出来。

     “抱歉!你来晚了,我等你等太久了,早就不想再等了。”夜溪叔不耐烦地道,大抵实在心想自己小时候等了你十几年你他妈不出现,如今自己有了家业,活得那么潇洒自在时你他妈出现了!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原谅你的父亲吧,孩子!他当年也是不得已啊!”大人物旁边的老妇人痛哭道,当年皇位之争,那位大人物怎么可以让人知道自己在外面有女人,还有孩子。

     “现在得已了?”夜溪叔问,声音很轻,眼睛微闭,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怀了你十月啊!”老妇人一声大呼,没忍住悲痛也跟着大哭了起来。

     “说白了,十个月的白吃白喝而已!你要是想要我还,你来我这儿,我也管你十个月的白吃白喝。”夜溪叔无耻道,躺在床上要多懒就有多懒,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和他没心没肺的神韵颇有宋叔的风采。

     “你怎么能这样啊?”大人物吼道,无比悲痛,无比愤怒,同时又无比自责,毕竟当初丢下夜溪叔的人是他,当年做错事的人也是他。

     “怎么了?怎么样了?你当年皇位之争不能要我,不能要就别生下来啊?不能要玩什么女人啊?不能要生什么生啊?皇位之争?十几年前你就争到了皇位!你来接我了吗?你没有!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要面子,因为你不能让那些大臣们知道他们的皇帝在外面有个野种。这十几年来你有无数机会来找我,你找了吗?没有,连封信都没有!

     然后呢?老成这个样子了,来找我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白国的皇子争,结果全都死绝了!还不是因为要是再找不到个皇子你他妈后半生死在那个大臣手里都不知道!现在你来找我了?皇帝了不起啊?皇帝就可以不顾别人感受啊?

     你他妈这么些年对我没有尽到半分责任,今天却要求我给你养老送终!老子实话告诉你,老子不干!

     你满口都是自己,你有没有想到我的感受。我在青楼里长大,七八岁就得出来找事做!然后得知我有这么个父亲。于是我就等,梦想有一天你会来接我,让我过上吃喝不愁的日子。每一次,当随便又一个稍微穿得好点儿的人从我前面过,我都忍不住跑上前去叫他爹。然后呢?被人笑了呗。可我不在乎,我还是一直相信你会来,然后一等十几年!后来没办法出来找事做。这几年我不打算等了,有了包子铺,有了钱,日子过得正逍遥自在呢?你来了!

     你来干什么?毁灭我的生活吗?

     你是皇帝就可以不顾所有人的感受是吧。你不要我的时候就可以随手丢是吧?你要我的时候过来喊一声我就得来养你是吧?

     去你妈的白国!去你妈的皇帝!去你妈的江山!老子宁可在夜城有家包子铺也不愿去什么白国当什么太子!……”

     夜溪叔骂道,骂得越来越大声,骂得越来越难听,最后甚至用咆哮的语气对着那个大人物大吼!

     大人物的头始终低着,始终不敢抬起来直视夜溪叔的眼睛。

     “去你妈的,走吧,大早上的,别打扰我做生意。”末了,夜溪叔道出这样一句话!

     大人物最终还是悲痛欲绝地走了,留下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玉佩。

     夜溪叔包子铺再一次开张,熟人们像往常一样来这里吃包子,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就是夜城人特有的淡定!

     这就是夜城经常有的故事。

     当夜溪叔的事发生的时候,我和宋叔就在夜溪叔的旁边。宋叔脸上依旧一副什么破事的表情,我却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你说的话好多啊!”宋叔道,他和夜溪叔是朋友。朋友这个概念范围很广,吃过一个包子可以少给两枚铜钱算是朋友,两人一起杀过人一人救了另一个也是朋友。

     虽然同是朋友但分量明显不同。我不知道宋叔和夜溪叔算那一种,在我记事时候开始他们就认识了。

     “积攒了十几年,草稿打了四五张,背了两三次!能不多吗?妈蛋,我要的就是当面把这些话全部骂给他听。”夜溪叔不在乎地道。

     “孽畜,他是你爹啊。”宋叔嬉笑着骂道。

     “我知道,我也没说完全不管他。只是我的逍遥日子没有过够,再过个两三年等到他老得差不多了,我就去白国接他的班。”夜溪叔道,忧郁的眼神看向远方大人物离去的方向。或许真的有些父子之情吧。

     夜城这个地方,最不懂的就是一个叫亲情的玩意儿,我们用了各式各样地方法和方式来代替,最后发现,我们的心里始终缺了这么一块东西。

     我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看着忧郁的夜溪叔,望着他泪盈盈的双眼望向不知何处的远方。没回头!没回头!

     我紧张窃喜地看着夜溪叔那没有转过来的头,偷偷往自己衣服里塞包子。

     “夜城,我看得见。”夜溪叔道,他还是忧伤地看着远方,眼神依旧忧郁,面部麻木,一动也不动的。

     妈蛋!他怎么看见的?

     “夜溪叔你眼睛真好。”我话不由己地夸奖道,然后将包子拿了出来。

     “这么些年的沧桑,习惯了。唉,岁月改变了当初那个纯真的少年啊,让他……”夜溪叔很有深度地说道。

     “都是太子了,就不能白给吗?”宋叔气道,毫不客气地拿起包子吃了起来。看着小偷小摸的我道:“偷什么偷,你长大了,要学会抢,知道吗?”

     “知道了。”我认认真真地点点头,长大了怎么还能偷?要学会抢。宋叔说的,就是真理。

     “少废话,吃包子就得给钱。这是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最大的真理。”夜溪叔道,然后转过身来对往外走的客人收包子钱。每一块铜板都要好好数清楚才肯放人家走。没礼貌!

     我看着“缺钱”的夜溪叔,很不解这么守财的他为什么要拒绝这么个爹。“夜溪叔,你为什么要拒绝啊?”我问,问题自然有些天真。

     “******这不是废话!要是一天一个陌生老头出现在你面前说他是你爹你******能同意吗?”夜溪叔义正言辞地说,被他这么一说好像刚刚发生的事真的就是这么回事一样。

     “肯定不会同意!“我坚定道,这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那不就对了。”夜溪叔摊手。

     ”但他要说是我父皇,那我肯定同意。”我更加坚定地道,这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

     “是吗?可我这种人偏不会同意。”夜溪叔固执地说道。

     “夜溪叔,你是个有故事的人。”我道,然后坚决贯彻宋叔的思想,开始直接明目张胆地拿起来。

     “拍马屁也没用,我说了,吃包子要给钱。”夜溪叔道,看着我那隆起的像怀孕的肚子,一把将包子全都抢了回来。

     “你的故事肯定是一个悲剧!”我气愤地道,然后掏出钱来,悉数给了夜溪叔。

     我和宋叔准备离开了,夜溪叔望着我离去的背影忽然在后面说道:“夜城,你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让人感觉很贱,但很可爱。”声音中明显有笑意。

     “夜溪叔,宋叔说过这不叫贱,这叫成长。”我大声回答道,我和宋叔两人的身影在朝阳的照射下忽然拉得长起来。一大一小,两人一边吃着宋叔偷偷藏在衣服里的包子,一边向着夜城繁华的街道走去。

     这是四月份发生的事。好玩吗?

     (王上,这可能吗?一个卖包子的不想去当皇帝?)

     (我就喜欢我觉得屁大点事都让别人惊讶的表情。别惊讶,夜城那地方,有皇帝的待遇,却没有皇帝的烦恼。现在想来,夜城真是个好地方啊。只是我已记不太清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