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啪!啪!咚!咚!
    我终于读懂了什么叫无力,也读懂了我们之所以想要强大的缘由。我们,怎可以被世界随意欺负而不反抗?

     那个满肚子肥油的胖老男人还未说话便抬起腿就是一脚踹在了我身上,将我一下子就踹飞了出去。当时的我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般的难受,同时脑袋一阵轰鸣,什么都无法思考。

     但后背刺骨的疼痛让我立即清醒了起来。我努力爬了起来,感觉胸口、肚子、后背极其难受,脑袋也懵了,心里跟着恐惧了起来。

     未等我起身,那个肚子里满是肥油的老男人便口吐刀子般狂风暴雨地骂了起来:“你他妈那里来的野种敢说我儿子重!我儿子吃你饭了?啃你家肉了?喝你家汤了?我儿子胖关你事了?****你全家,你个没教养的野种,你个贱货,你******小时候被猪拱了,你个****的是被那只蠢猪养大的……”他骂得很难听,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尖锐的刀一样刺得让人难受。

     我蒙上了耳朵,后面的什么都没有听见。摇了摇头,掏出金子还给他准备走开。

     那个老男人明显不乐意了,一把扯开我的手,嘴抵着我的耳朵大声吼道:“你他妈还不愿意听是吧!”

     啪!

     他接着便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猝不及防,脸顿时火辣了起来,耳朵嗡嗡作响,不知是被他吼的,还是被他扇的,那是的我甚至感觉到有液体从耳根里流了出来。

     是血吧,反正从此以后我的右耳听声音都不怎么清楚。

     当时的我一边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一边不停地擦着耳朵里流出来的血,再一边恐惧地看着他,从小到大很少流泪的我,这一次眼泪不争气地跑了出来。

     他看着我依旧没有丝毫的同情,他粗暴地想要扯开我的手。我拼命地护住我的脸不让他打。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力气极大的他,

     啪!

     又一巴掌下来了,将我打得转了一圈然后倒在地上。

     这种情况让我真的有点懵!因为夜城很少发生这种情况。

     夜城里来的人实在是鱼龙混杂,没有人知道对方是那个皇子,或者那个跑出来偷腥的大臣,也不知道那个是一时兴起来夜城找女人的将军或者君王。总之,在夜城里最好别惹别人,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他,好像偏偏不信一样!那天,他想杀了我。

     我被他一把提了起来,我并不是一个很高的人,被他提起来的时候我的身体立地三尺有余。

     他把我提到了他的面前,恶狠狠地看着我,眼中,愤怒在血液里传递着,涨红的血丝密布在他的眼睛里。

     那个时候弱小的我,忽然也跟着愤怒了,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

     我握紧拳头,一拳冲了上去,打在了他的脸上。我的力气终究是小了些,没有将他打晕,倒是将他的鼻血打了出来。

     老胖子抹了把脸,看着手上淡红的血,怒火如火山一样地爆发出来。

     他一把将我摔在了地上,然后一脚踢了下来。

     我自然不可能承受那么有重量的一只“象脚”,他也自然不可能踏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这么个大活人。但那天,我活了下来,发生了什么你们自然猜到了。接下来,宋叔来了!

     那只脚被宋叔给挡住了,他只用了一只手,挡在那只象脚与我之间。

     很难想象,平日里爱喝酒和颓废的宋叔,竟然那么有力。老胖子的脚无法踹下来,宋叔却能打上去。

     宋叔带着一股酒味来,显然刚刚进去不是“工作”而是单纯喝酒而已。所以他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身酒味,包括他的拳头。

     宋叔的拳头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地击出,一拳,酒风出,如一股好酒开坛!

     咚!

     那一重拳打在那个老男人的身体上,不偏不倚正好击在了心脏处,拳陷进了胸上的肥肉,肥肉在身上像波浪般抖动了一下。

     那个老男人看着宋叔,表情忽然僵住了,然后全身上下同时僵住,直挺挺地倒在了街上,像一块面团一样,极富弹性的肚子弹了两下后不再动弹,又像一块木头一样了。

     “啊!~”

     看到老胖子倒下后,小胖子怪叫着,想要离开。还没跑两步,就倒了!倒在了地上,连爬起来都费力。

     他真的太胖了。

     宋叔看着那个小胖子,眼光冰冷,不知在想什么?

     最后他还是走了过去一拳打在了那个小胖子的身上。

     咚!小胖子自然不可能承受宋叔的那一记重拳。他倒在地上立刻就不动了,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宋叔?”我惊讶!当时还未完全清醒过来。

     宋叔没有回答我,当时的他什么话也没说,一脸不高兴地一把将我报了起来,走了。

     我记不清那条熟悉的走了百次千次的路到底是怎么走完的,我没有害怕,没有得意,我被宋叔就这么夹着离开了那里,一路懵懵懂懂地就到了我和宋叔的住处。

     到了住处,我忽然意识到恐惧,意识到我刚刚做了什么!意识到宋叔刚刚做了什么!

     “宋叔,没事吧?”我惶恐不安地问。

     “要是你现在还在那里,那一定就有事了!”宋叔回答道,安静起来,眉皱在了一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吗?”我小心地问。

     “还不去睡觉。”宋叔不高兴地道。

     “睡不着。”

     “那去帮我打壶酒。”

     “我睡了。”

     我躺在了床上,自然睡不着,这才刚刚晚上啊,我怎么可能睡着呢?

     宋叔也整夜都没有睡。

     第二天清晨,我和宋叔躲在我们自己的小破屋里不敢出去,到了中午,两人实在饿得有些受不了了。

     最终,宋叔出去了,没过多久就看他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回来了。

     “宋叔?”我喊了一声。

     宋叔连忙对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

     接着,两个身着黑衣的捕快跟着宋叔进来了。

     他俩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一个脸白一个脸黑。

     宋叔在狭窄昏暗的屋子里扭扭捏捏地找个地方做了下来,像个到了陌生人家里害羞得大姑娘一样。

     高的那个捕快首先发话道:“我有点事先问他,你先别说话。”

     宋叔急忙赔笑,摊了摊手道:“我不说话,你问就好。只不过我儿子脑子有点问题,有的事他可能记错了。”

     矮捕快:“没问你,别说话。”

     宋叔脸一丧道:“两位大哥呀,你们是不知道。我儿子从小娘死得早,我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他喂大,他三岁那年东西吃错了,脑子坏掉了。什么都不懂啊!别人给他铜板换金子他都干呢!”他越说越声泪俱下,最后竟然还来了两声哭腔。

     高捕快立刻黑下脸来:“丫的个****,喊你别说话!”

     “我不说话,我不说话。就是昨晚我带他……”宋叔道。

     “别说话!妈了个巴子的!”矮捕快一声呵斥,然后一巴掌就要打向宋叔。宋叔赶忙伸手挡了一下。

     “别说了!点头就好。”高捕快厉声道。

     宋叔点了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点了点头,意思清楚明白,

     “昨晚上你出去了吗?”矮捕快走过来问我。

     我点头,同时开始思量着宋叔那个混蛋刚刚到底和那群捕快说了什么。这注定是一场惊险的过程!我这么想,因为一旦对不上来我和宋叔应该被他们抓走。

     “你们昨晚去了那里?”

     能说香红苑吗?自然不能!那去哪儿?

     我看着矮捕快,看着他,然后摇头,指着自己的喉咙,发出嗡嗡地地声音。

     “嗯嗯,呜呜,哇哇……”

     一连串难听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

     “你没说这个小孩是个哑巴啊?”矮捕快抱怨道。

     “唉,他娘死得早,我和他几乎不说话,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哑巴了……”宋叔一边过来抱着我一边哭着道。

     “狗屁!”高捕快一声骂道,然后走过来拉开宋叔,怒火冲天地看着我,恨不得要将我吃了一样。

     吓我啊?

     正好我是被吓大的。

     “你是哑巴?”高捕快问道。

     我摇头,傻笑了起来,然后忽然抱着高捕快的耳朵一口舔了下去。

     “你怎么没说你儿子还是个傻子啊?”矮捕快抱怨道。

     “我说了他脑子有问题。”宋叔委屈道。

     “老子才不信。”高捕快道,擦了擦自己湿润润的耳朵,然后离开了,他知道在我这里套不出什么来,于是干脆叫矮捕快看住我和宋叔,出门去了。

     我和宋叔对视了一眼,知道麻烦来了,我们的隔壁可没我们这么默契,准确来说是没我这么机智。妈的隔壁!我依旧无语,宋叔却不知在摸什么。

     过了半响,高捕快回来了,一脸的火。

     “怎么了?”矮捕快问。

     “没怎么,遇到一家聋子。”高捕快忿忿道,然后带着矮捕快走了。

     “哎呀!我们这个地方呀,都是些苦命的人啊,不然是,又怎么会整成这个样子呢?”宋叔掩面哭道。

     “怎么搞的,走了走了。你别哭了,吵死人了。”两个捕快不耐烦地呵斥道,走出了我和宋叔的屋子。

     “妈的隔壁,太机智了!我们逃过一劫了吗?”我问宋叔道。

     “不,香红苑。”宋叔若有所思地道。

     那晚我和宋叔都在香红苑,而且让人印象深刻,她们没道理不把我们供出来。

     “有些不对劲,我要去看看。”宋叔道,准备出去。他回头看我时发现我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目光呆滞。

     “真被吓傻了?”宋叔问。

     “嗯,被自己的聪明吓到了。”我忽然笑道。

     “白痴。”宋叔忍不住骂道,然后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