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菩提寺绝崖遗恨
    凌晨。

     韩州涅城杏花山山巅。

     东方,朝日初升,空明的光束穿透稀疏的云彩,散射出绚烂的光,为这祥和的山披上了一层纱。

     百米绝崖,晨风轻飏,拂起了白色的裙。

     林音静静的玉立崖畔,面朝东方,空明的光打在她晰白的脸上,反射出圣洁的光晕。

     石阶上,俞醒缓缓的走上山巅,他的脚步很轻,生怕稍微重一些,就会打破这份圣洁和静谧。

     他望着林音的背影,目光中一半深情,一半遗恨。

     他们在花季相遇,雨季相恋,在学习压力很大的高中三年里,做了两年半的同桌。

     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庆幸彼此有对方,使得这单调晦暗的高中里多了无数多的乐趣和色彩。

     可是,命运作弄,在高三下学年,林音在父亲的安排下转学到了临城。

     俞醒清晰的记得,分别前的那个小年夜,他和林音,还有另外两名要好的同学来到这菩提寺游玩。那是他们第一次来菩提寺。

     之后便是分离,重逢和无穷无尽的阻碍,最终相爱的两个人在现实面前败退了。

     心灰意冷的俞醒在而立之年回到了故乡涅城,也再也没有遇到林音,直到这场空前的灭世灾难降临到了夏族头上。

     基因武器引发的瘟疫,在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里,便摧毁了这个古老而坚韧的国度。

     无数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变成了腐朽的尸体,最终尘归尘土归土;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了下来,幸存的人们称他们为僵尸。

     是的,只存在于电视、游戏和文学作品中的僵尸。

     此刻,杏花山下,就围着百万僵尸,里面有着俞醒的朋友、亲人,想到几个月前,朋友和亲人历历在目的音容笑貌,俞醒就有着恍如隔世的错觉,仿佛自己一不留神活到了灭世的电影里。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清醒的,不是梦,也不是错觉。

     山崖上立着一块巨石,上面有着四句家喻户晓的偈语: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俞醒走到林音身边,隔着一步的距离与她并肩而立。

     十几年的沧桑,让他们之间有了很深的隔阂,不过初恋时的青涩和美好,民族危机时刻的生死相依让他们的心再次贴近。

     俞醒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千言万语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跟林音一样平静的站着,远远眺望着在远山间徐徐升起的朝阳。

     他很珍惜这份宁静。

     山下传来嗡嗡的躁动声,菩提寺的钟声紧急的响着,打破了这份宁静。

     俞醒心中一紧,条件反射的握住了别在背后的手枪,战斗又要打响了。

     庄严的佛唱自寺内响起,一泓金光冉冉升起,在寺庙上空形成了一个卍字。

     基因武器扼杀了民族,工人没了,工程师没了,矿产沉睡了,电厂断电了,军火厂和军火库也被僵尸占领,俞醒虽然有只手枪,可身上的子弹已经不多了。之前,他还有几把刀,可是在无休无止的战斗中,刀已断,锋已钝。

     若非菩提寺积累了千年的佛法维系,这片守护着千余幸存人类的古刹早就如风暴中的扁舟一般沉没了。

     可是佛法也是有时而尽的,菩提寺四大护法金刚已战死两人,剩下的两人中还有一人重伤。菩提寺也已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朝霞是美丽的,代表着新生!”林音的嘴角含着笑。

     三十多年的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她依然像十八岁时一样美丽,若说有不同,那就是更知性更有韵味了。

     俞醒不知道怎么安慰林音,战斗在即,时不我待,他只好说道:“音,你先照顾好自己,我去战斗了!”

     当俞醒疾走几步后,突然停住了,身后传来林音的声音:“醒,若有来世,希望我们还能早些相遇,并相伴终生!”

     俞醒回头看去,见林音不知何时转过了身,正看着自己。

     她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眼睛里却满是泪水。

     俞醒心中剧痛,十几年的曲折往事如浮萍一样在眼前漂过,让他忍不住掉落了一颗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再见了,醒,咱们来世再聚!”伴随着这缥缈的声音,林音像一片花瓣,向悬崖下飘落。

     “不要!”俞醒一步跨过所有石阶,跑到了悬崖旁,泣不成声的看着林音远去。

     花依然在飘落,脸上还带着笑。

     爱人已去,俞醒心如死灰。

     不过,一个小时后,菩提寺也成了灰。

     俞醒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后,一路跑到了悬崖边,站在林音消失的地方,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