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入西锤之地
    “王爷,你这个条件真的是太过分了,军队怎么能随便给人呢。”原本还笑容满面一团和气的太傅大人听到这个条件后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何明杰慢悠悠的喝口水才说 : “这个条件大人你答不答应在于你,本王如今只是提出来而已,毕竟为了办这件事情本王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了,你自己考虑吧。”

     太傅听完何明杰的话,脸色略微好看一点 : “王爷难道就不能换一个其他的条件吗?”说实话,太傅自己心里很清楚,办这件事情的代价的确是很大的。

     “非这个条件不可,否则一切免谈。”何明杰的态度也是相当强的强硬,毕竟军队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有了军队腰杆子自然就能直起来,所以这一次冒险也是值得,否则他才不会吃饱了撑的去干涉林王朝的内政。

     双方就这么一直僵持着,最终太傅还是选择了让步 : “这个条件可以答应王爷,那么,王爷你必须做得更多。”

     “那是当然的了,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何明杰这才笑着拿过了太傅亲笔写的书信,对上面的条款逐一阅览后这才放心了。

     二人又客气了一番,何明杰便起身告辞了。

     这太傅见何明杰离开后,又鬼鬼祟祟的张望一番,这才放心的关了门,转身冲着身后的屏风跪下。

     “臣参见太后,想必刚刚的情况太后都已经知道了,您不会怪罪臣的自作主张吧。”

     一道女子的声音徐徐传出 : “勇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阿嫣怎么敢责备你呢。”

     说话间太后已经走到了太傅面前伸手扶他起来 : “勇哥,这里也没有旁人,就我们两个而已,不要这么见外了。”

     “臣不敢。”太傅想要回应,却又猛然跪下。

     太后咯咯的笑了 :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如果不是造化弄人,阿嫣早就和你比翼双飞了,又怎么会面临今日这般困难的处境呢?”

     “太后娘娘不要担心,宇秦国的六王爷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他在不久之后将会找到陛下,一定会将陛下给平安带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再号召群臣起势,除去林统山,这一切自然而言就解决了。”太傅柔声的安慰着,语气间充满了宠溺。

     太后眉头紧紧的皱着,她并没有因为太傅带来这个消息而感到轻松 : “说实在的,对于这个六王爷哀家一点都不放心,他毕竟是宇秦国的王爷,是我们的敌对国,恐怕不见得他是真心要帮助我们。”

     “话虽如此,但是此时此刻我们也找不到其他更为合适的人了,毕竟现在京城被封锁,很难出去。”

     “林统山这个畜生,居然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哥哥都能下得去手,等到统天回来之后,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一想到林统山做的一切,太后只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太傅连忙柔声安慰着,二人不知不觉间双手就勾在了一起。

     何明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驿站,却发现宇秦国的人已经通通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全部是新的面孔,想来宇秦的人已经被林王朝找借口给打发走了。

     在这些林王朝士兵的严密注视中,何明杰回到了房间里,不等他躺下,阿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王爷你睡了吗?小的有事禀报。”

     “进来吧。”听着阿乐的声音,何明杰暴躁的心顿时平稳下来,到底还有一个自己的亲信陪着。

     阿乐进来后,立刻冲到何明杰身边猛的一把点住了他的穴道,然后夹起他就准备从窗户跳出去。

     “阿乐,你这是干什么?”何明杰看着阿乐,顿时有点大惊失色了。

     “王爷,听说明天你要被发配到西锤之地了,那地方可真是一个死人的地方,你不能去那里,我们现在还是逃命吧。”说着就要离开。

     何明杰闻言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了 : “好啦,你把本王的穴道解开,本王有一些话要告诉你。”

     “这,如果小的解开了您的穴道,恐怕您就不会跟小的走了。”阿乐刚准备解,猛然却又收回了手。

     看着阿乐呆头呆脑的样子,何明杰心里一阵感动 : “本王有正经事要告诉你,你别闹了。”

     阿乐看着何明杰有点生气的表情,只得伸手解了穴道。

     何明杰恢复自由,立刻在他的头上轻轻打了一下 : “你这个傻小子,现在能跑到哪里呢,外面都是林王朝的人,如果就这样跑了,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重则会有杀身之祸呢。”

     “那怎么办呢?那个地方真的是要闹鬼的。”阿乐闻言有些苦恼了。

     “其实那个地方也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可怕,到了那里之后,本王自有生存之道,而且这一次本王还必须去那里。”何明杰低低的对阿乐说了几句。

     好言相劝把阿乐打发走后,何明杰准备睡觉,可是被阿乐这么一闹腾,顿时有点睡不着了。

     强迫让自己闭眼躺了一会,天就麻麻亮了。

     门外士兵禀报是时候要去西锤之地了,何明杰也没有磨蹭,起身拿了一些衣服,随后带着阿乐就出了驿站,主仆二人在林王朝士兵的安排下便坐车而去。

     这车子行了大概能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士兵才禀报西锤之地已经到了。

     下了车,何明杰四处晃动,在活动着发酸的筋骨,这一路上的日子还真是煎熬呀。

     天亮的时候就出发,天黑的时候就休息,一路上一直都在行走,而且这些士兵也看的紧,几乎何明杰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甚至小解也是如此。

     “王爷,前面就是西锤之地了,我们不能再送了,接下来的路程就必须你们自己完成了。”护送的首领指着前方的峡谷对何明杰禀报 : “跨越那个峡谷就是西陲之地了,王爷就自求多福吧。”

     何明杰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带着阿乐就奔着峡谷而去,而那些士兵野目送着何明杰二人的身影前行,一直到他们身影消失后这才打道回京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