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一箱子石头
    红衣太监踌躇一阵不置信的又问:“奴才到时候告了他一状,陛下真的会杀他吗?”

     何明杰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个机会本王已经提醒你了,要不要在于你,反正要坐这个位置的人很多,不差你一个。”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红衣太监连忙开口:“多谢王爷提点,如果奴才成了司礼总管,一定会报答王爷的恩情,为王爷做牛做马。”

     “这就对了嘛。”何明杰满意的一笑,一甩袖子直奔太和殿而去。

     太和殿此刻已经是群臣就坐了,他们三三两两的凑一起,彼此之间低低的交谈着,当何明杰信步走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目光刷的一下都瞄准了何明杰。

     何明杰微笑着一一向众人打招呼点头,随后找了一处空位就坐下了。

     “哼,六王爷好雅兴啊,你们宇秦国在我林王朝杀了不少人,难道六王爷对此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感吗?”众臣见何明杰如此平静,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一位老头直接起身冲着何明杰发难。

     何明杰看了这老头一眼,才低低的说:“大人所言极是,只是想请教大人,本王应该怎么做大人才会感觉本王很有愧疚感?”

     “古书有云,生命去世,为祭奠亡魂,当披麻戴孝七日,然后请人做法超度七七四十九天方显的王爷你很有愧疚感。”这老头捏着胡须义正言辞的说。

     “奥,大人,请问你吃猪肉吗?”何明杰点点头随口换了一个话题。

     “嗯?这是什么意思。”老头被何明杰这个问题搞得莫名其妙。

     “回答是或者不是。”

     “人吃五谷杂粮,猪肉谁人不吃?”老头看白痴一般瞧着何明杰。

     何明杰听完拍拍手玩味的说:“猪也是一条生命对不对?大人你为了吃猪肉而杀猪,这可就是谋害了一条生命啊,大人莫非没有愧疚感?话说回来,大人是不是也应该披麻戴孝七日,然后请人做法七七四十九天呢。”

     “你,你,简直是岂有此理。”老头被何明杰一顿抢白,只气的面红耳赤什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大人你也不愿意对不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点道理大人还是好好去学吧。”何明杰挥挥手满脸嫌弃。

     “今日来我林王朝做质子的王爷似乎是一位很不简单的人物呢,如果贵国陛下知道你的本事,恐怕定然不会让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突然从后面传来。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太子驾到。”太监尖锐的嗓音响彻大殿,群臣连忙起身跪拜口呼万岁。

     何明杰也起身鞠躬,但是却并没有跪下。

     皇帝宝座落坐后,这才挥手让众人起来。

     “王爷远道而来,对林王朝的一切可还习惯吗?”林统天看着何明杰呵呵一笑。

     随后不给何明杰回答的时间,林统天又自顾自的说道:“瞧朕这记性,王爷在宇秦国养尊处优,突然来到这里做质子,恐怕定然是不习惯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入乡随俗对不对?”

     听着皇帝这一番话,何明杰心里一阵无语,想来这皇帝也是一个阴险的家伙,否则也不会变着法子来羞辱自己了。

     “陛下所言极是。”何明杰自嘲的一笑:“臣贱命一条,在哪里都是一样的生活。”在皇帝面前,何明杰也换了称呼,如果再自称本王,恐怕等待他的就是刽子手的刀了。

     “陛下,臣刚刚清点了宇秦国送来的礼品,却不曾想到竟然在那些珍宝中居然发现了一箱子石头,不知道宇秦国是何意,请陛下定夺。”这时林王朝的丞相快速离位冲着皇帝禀报,随着丞相话音落下,几名士兵快速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箱子被打开,一箱子石头跃然涌入众人眼帘。

     一看到这石头,不等林统天说什么,众臣子却已经是炸开锅了。

     “你们宇秦国是什么意思?好大的胆子,居然送了一箱子石头过来?”

     “陛下,宇秦国此举实在是太放肆了,臣请求陛下立刻杀了何明杰,并且迅速出兵继续攻打宇秦。”

     “是啊,陛下,这是对我宇秦国国威的冒犯,绝对不能容忍,陛下以仁德治国,不能轻易杀人,那么这个罪名就让末将来承担吧。”一位在坐的将军忍不住了,回头抓起板凳对着何明杰就要砸过来。

     看着这一切,何明杰眼睛都没有眨一眼,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就等着那将军砸过来。

     前世也是这一幕,也是这些人在起哄,扬言要对自己出手,那个时候,他什么也不知道,只被吓得是魂飞魄散,并因此在林王朝落下了不少的笑话。

     已经经历了一次,难道还会犯第二次错误吗!何明杰喝着茶水,对这一场闹剧只是冷眼旁观。

     那将军提着板凳叫嚣着来到了何明杰近前哇哇乱叫,按照他的预算,这个王爷应该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然后自己再按照陛下的吩咐提出种种条件逼迫这个王爷答应,进而索赔更多的财富和土地。

     然而失算了,何明杰就那么静静地喝着茶水,抬头看都不看一眼,一时间这板凳举在手里砸也不是,不砸也不是。

     “余将军,你好大的胆子,还不退下。”皇后娘娘见此,连忙出声训斥。

     余将军一听,连忙借坡下驴,扔了板凳跪倒在地:“陛下饶命,娘娘饶命,末将一直带兵,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林统天这才冷哼一声说:“六王爷是林王朝最尊贵的客人,你如此以下犯上,眼睛里可还有规矩,可还有林王朝的大律所在?”

     何明杰听着林统天这话,心里耻笑一声,这君臣二人的演技真是差到家了。

     无奈的站起身,何明杰拱手面无表情的说:“陛下,这余将军虽然有点莽撞,但倒也是真性情,是一条汉子,敢作敢为,还是饶他一命吧。”

     昧着良心口不对心的说了几句求情的话,如果有可能,何明杰可真不想演这出双簧。

     “还不快谢谢六王爷的大恩大德。”林统天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

     余将军连忙上前冲着何明杰叩头感谢。

     何明杰咳嗽一声,眼光扫过了那红衣太监。

     这小太监一见何明杰眼色,连忙出列跪倒:“陛下,奴才有事启奏。”

     不等皇帝说话,那司礼太监就立刻训斥:“大胆奴才,如此重要场合你居然敢捣乱,来人啊,拉下去乱棍打死。”

     “咳,这朝廷什么时候轮到你做决定了?”林统天咳嗽一声,冲着那太监霹手就是一掌。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司礼太监被皇帝这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是魂飞魄散,连忙跪倒一阵求饶。

     红衣太监见此心中一乐,似乎此事有戏,连忙快速上奏:“陛下,总管身为奴才,居然对主子以下犯上,眼睛里实在没有陛下,没有林王朝的大律,请陛下定夺。”

     “奥?他怎么以下犯上了?”林统天闻言颇有些期待的问。

     “他在宫廷外迎接六王爷的时候,不但没有行礼,而且还当场言语辱骂王爷,真是丢了我林王朝的脸。”

     林统天听完立刻回头看着何明杰:“他说的是真的吗?”

     “陛下,他说的是真的,不过臣到底是来林王朝做质子的,那总管说的也没错啊,陛下仁慈,不要追究了吧。”何明杰以退为进恭声回答。

     “很好,狗奴才,活腻了,来人啊,拉出去斩了。”林统天等的似乎就是几个话,不给那太监辩解的机会,立刻就下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