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本王夜观星象
    “如果有可能的话,本王希望太子殿下可以带本王去见你的母后。”何明杰微微的笑着,嘴里悠悠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儿来。

     既然如今已经来到了林王朝,在这里肯定要待很长一段时间的,自己身为一个质子的身份远在敌国,那么这个人身安全就是一个问题。

     如果想要平安无事的在这里生存下去,那么就必须有一个靠山,而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当靠山,那是有讲究的。

     首先这个靠山实力必须强大,其次这个靠山能左右林王朝的决策,镇压林王朝的大臣,思来想去,何明杰就把眼光打到了林王朝皇后的身上。

     这位皇后名叫王燕儿,和林统天是患难夫妻,她足智多谋,多次在林统天继承大统时为其出谋划策,最后夫妻二人携手终于成功荣登巅峰。

     可以说她的后宫地位极其稳固,如果能够得到她的庇护和帮助,那么自己的身家性命自然就能够得到最安全的保证,因此何明杰借着这次机会就打起了皇后的主意。

     太子林则安一愣,整个人也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炸了起来:“你要干什么,好小子,你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母后吗?”

     何明杰摇摇头:“本王找皇后娘娘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说,是绝对不会提这个事,太子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太子仔细的思考了一阵终于是点头:“这个条件本太子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保证你不会把今天的这个事情告诉母后。”

     “本王绝对保证。”何明杰微微一笑冲着周围的人说:“诸位公子,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离开,本王有话要告诉太子殿下,你们放心,今天的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人知道外,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你们的性命和家族也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多谢王爷宽宏大量。”这些公子哥仿佛如获大赦一般连忙低头叩谢,接着连忙起身就离开了。

     见到这些人都已经离开了,何明杰这才走近太子低低的问:“太子殿下,本王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想不想继续活下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诅咒本太子吗?”太子听完立刻就炸毛了。

     何明杰故作神秘的说:“昨晚本王夜观天象,发现太子今日有一生死劫难,如果不立刻破除,那么就会有生命危险。”

     “你这是什么骗人的鬼话,骗谁呢,懒得跟你浪费时间。”太子林则安的心情相当的差,本打算想羞辱何明杰一番,结果没有羞辱成功,这心里本来就有闷气了,再一听何明杰如此说话,心里就更加的爆炸了,但是奈何自己有把柄在何明杰手上,因此太子也是不敢放肆,只得迅速离开。

     看着太子要离开了,何明杰有点着急了,一把抓住太子的手腕:“本王说的可都是实话,太子不要不信。”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结好太子和皇后的好机会,何明杰绝对不允许它这么流失的。

     “什么人,居然敢拉扯太子,是不是不想要你的狗命了。”在二人纠缠时,一个中年宫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城楼上。

     二人回头,太子立刻欢喜了:“云姑姑,这个人揪扯本太子,好生没有规矩,还乱说话,说本太子今日有生死劫,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看着这个宫女,何明杰眼睛一亮,此人乃是皇后身边的贴身执事,那么接近她是不是就可以接近皇后娘娘呢?

     云执事一愣,仔细的打量着何明杰,见他身穿王爷服饰,全身干净利索,高贵儒雅的气息一览无余,当下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行礼:“原来是宇秦六王爷驾到,奴婢有失远迎了,还请王爷恕罪。”

     虽然何明杰此刻的身份是质子,但是说到底也是王爷,因此云执事也不敢太随便了。

     “云执事客气了。”何明杰微微点头,倒也是没有还礼。

     “王爷精通星宿之事,奴婢刚刚听说了王爷的言语,不知道此话当真?”云执事看着何明杰恭敬地问。

     何明杰摆摆手说:“假作真来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只要云执事愿意相信,那么它就是真的,当然本王本来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从不喜欢说假话的。”

     云执事行礼道:“奴婢不懂这些,不过对这些事情也是相信的,不知道王爷有时间吗,皇后娘娘正在太子的府邸里,请王爷移驾前往一叙。”

     听着云执事的话,何明杰自然是求之不得:“恭敬不如从命了。”

     太子林则安见到何明杰也要去,不由得有点不高兴,当下就想阻止何明杰前往,但是当他看到何明杰警告威胁的目光时,不由得退却了。

     给宇秦国的人交代一番,何明杰就和太子等人进城直奔城北的府邸的而去。

     按理来说,太子应该住在东宫的,但这个太子他不喜欢宫廷的环境,皇帝和皇后便为儿子在外面修建了府邸,可见这太子在林王朝是十分尊贵,为了他,皇帝皇后打破了祖制允许他住在外面。

     来到府邸已经是一盏茶的功夫了,这府邸相当的阔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鸟语花香,草木瓜果,真是应有尽有,宛若一个缩小版的宫廷场景。

     何明杰一边看一边赞叹,果然好地方,自己前世可并没有来过这里,今世倒是有机会了。

     三人在内侍的带领下踏入了大殿中,大殿上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宝座就坐,此刻她正心急如焚的等待,见到儿子进来后这才眉开眼笑:“安儿,你终于给回来了,担心死母后了。”

     “母后。”太子撒娇着跑了过去:“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么母后的眼睛里呢,你怎么可能长大呢。”皇后慈爱的笑着。

     何明杰看着母子二人亲热,鼻头一阵发酸,如果自己的母后还活着,那么自己应该也不会这么苦了。

     许久,这皇后才看到了何明杰,她微微一愣:“这不是宇秦国的六王爷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你不是应该去见陛下吗?”

     “娘娘,六王爷……”云执事连忙上前低低的说着。

     听着云执事的话,皇后的脸色越来越严肃,越来越凝重。

     “安儿,你跟云姑姑下去休息,母后要和六王爷有话说。”皇后长出一口气,对儿子说道,随后一挥手,云执事不等林则安拒绝,就把他拉了下去。